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Eastern-Leaves

原始森林中的古樹茶人

中國雲南一座雲霧繚繞的大山中,一棵棵有數百年歷史的茶樹自在生長著,靜靜等待著有緣人。

中國雲南的一座大山上,有一對夫妻Lorenzo和Vivian,他們共同管理著這裏古老的茶樹,用久遠的芬芳見證著對彼此以及茶的熱愛。他們創辦的品牌名叫「東方大葉(Eastern Leaves)」,葉片就來自森林裏自然生長的茶樹,每棵都有300到500年的歷史。

「這片森林已經存在了幾個世紀,我們的生命可能還只有五十年。等我們走了,森林還會在那裏。我們只是時間的過客,想在有生之年好好保護這片土地。」

Eastern-Leaves
在中國雲南原始廣袤的大山中,自然生長著古老的茶樹,在Lorenzo和Vivian夫婦眼中,這些樹木是值得他們傾力呵護的珍寶。

這種製茶的理念顯然與當下早已很成熟的產業化的茶園、茶廠很不同,也許在綠色有機理念大行其道的今天,許多人會對野生茶產生興趣。但與此同時,對於一些習慣飲用特定產地、特定工藝製成的茶的老茶客來說,不免也會有些疑惑,那些渾然天成的茶樹,真的會比歷經上百年人工篩選培育的優良茶樹好嗎?對此,Lorenzo和Vivian沒有太多的話語來解釋和說明,他們只會默默為到訪的客人泡上一杯他們製作的茶,答案便在氤氳清香的霧氣間自然浮現了。

浪漫茶緣

兩人相識在北京,在相距不遠的寫字樓裏上班。在遇上美麗的中國姑娘Vivian之後,來自意大利的Lorenzo發揮他的意式浪漫和熱情,主動展開追求,終於抱得美人歸。也許是因為愛屋及烏,Vivian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熱愛很快影響了Lorenzo,他們開始去中國各地旅行,欣賞中華大地的風土人情。

婚後,他們四處遊歷的熱情也未曾衰退。有一次,二人假期前往雲南旅行,在原始廣袤的森林中,他們同時感受到一份不同尋常的親切感,像是很久之前就曾來過,甚至生活在那裏。當時當地人正打算將這片森林燒毀,重新進行開發,Lorenzo和Vivian感覺自己必須得做點甚麼拯救這片古老的森林。一番努力後,他們籌到了足夠的資金,回到雲南買下了那片土地。

Lorenzo說:「我們當初不是為了做投資,只買了十四畝地,我們在那待了六個月,像是一處私人度假地。」後來,他們覺得這片土地上也許有潛在的商機——那些古老的野生茶樹應該算是一個天然「茶園」,就又購買了更多土地。「我們不是商人。」Vivian說:「事實上,我們這麼做很蠢。從商業角度來說,你應該先找到客戶,確保他們願意花錢,而我們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兩人憑著自身對中國傳統文化,尤其是茶的熱愛,做出了這項大膽的投資決定。也許很多人會質疑他們這種不專業的做法,但西方有句諺語:「上帝偏愛愚人」,有時跟隨自己的內心往往比客觀理性的分析更來得重要。

荒野生機

現代的種植業早已遠離了古老的耕作方式,各種機械和化學品的運用,讓田地裏生長的作物越來越像工廠流水線上的產品。對於農民來說,這樣的生產方式無疑會降低成本,帶來更高的利潤。不過,隨之而來的問題是,土地和作物都有可能永遠被改變了,再也離不開化肥農藥。

現代人,習慣了食用化肥種植出的作物,也許早已忘記了那些超市裏擺放的果蔬曾經天然的味道,茶也存在著同樣的問題。按照陸羽在《茶經》中的記述,最早關於茶的文字出現在《神農食經》,曰:「茶茗久服,令人有力悅志。」由此可見茶作為飲品出現,可以追溯至中國上古時,約有五千年歷史,而茶園的出現不過千年左右。那在茶農開始集中專業地種植茶樹之前,人們飲用的都是甚麼樣的茶呢?當然就是野生的茶樹。

在創辦「東方大葉」時,Lorenzo和Vivian相信他們最終可以收穫到當下茶葉的祖先——原始狀態的野生茶。這些自然生長的古老茶樹必然會有與它們年齡相稱的沉厚味道,更可能具有比整齊劃一的茶園更獨特的特性。當他們信心滿懷地開始著手採集和製作茶葉時,卻發現這條道路充滿了挑戰。雲南一年分為旱季和雨季,Lorenzo說:「我們會在旱季結束時採茶,這樣葉片的礦物質含量會更高,樹木也會在雨季得到休息。」

清晨在茶園中採茶的場景是詩意的,而在原始森林中採茶則更像是一場冒險。尤其在雲南的大山中,雨季時會爆發山洪,如果道路被沖垮,人就會被困在山中,不知何時才能等到救援,更況且還有大量咬人的蚊蟲和毒蛇。但這些險阻並不會阻止Lorenzo和Vivian前去採茶的腳步,Lorenzo說:「對我們來說,每次採茶的機會都很重要。我們第一次遭遇了冰雹和凍害之後,就了解到大自然的殘酷性。今年,我們遇上了第一次乾旱,至今為止是收成最差的一年。但也許這不是一件壞事,因為今年到訪的茶商也少。而且,產量減少了,茶的品質反而更高。但不管怎麼說,我們就是靠天吃飯的,成敗都要看天。」Eastern-Leaves

歷久彌新

除中國之外,全球的另一大主要茶葉產地是印度。在英國殖民時期,印度修建了大量茶園,加上當地勞務也相對便宜,這讓印度茶的定價普遍很低。「出產茶的茶園報價很低,他們沒有自己的品牌,只是生產方,品牌都是經銷商的。」Lorenzo說,「東方大葉」希望依靠自己的努力來改變業內這種不公平的現象,他們在意大利開設了一處總部,還在米蘭開了店面,直接向世界各地分銷自己的茶,無論誰來售賣都需要使用「東方大葉」這個品牌。

「名氣還在其次。」Lorenzo說:「我們希望能給這片土地一個名份。」儘管「東方大葉」的茶樹是野生的,但Lorenzo和Vivian在打理這片森林上所花費的精力,絲毫不比運作一個專業茶園少。「這片森林已經存在了幾個世紀,我們的生命可能還只有五十年。等我們走了,森林還會在那裏。我們只是時間的過客,想在有生之年好好保護這片土地。」

對於自然的熱愛和保護是東西方文化的共識。「當我第一次告訴其他中國人,我要在米蘭開茶店時,他們都用同情的眼神看著我,每個人都說,他們那裏只喝咖啡的。」Vivian笑著說。事實證明,正如許多中國人都在喝星巴克一樣,歐洲人也對外來的飲品持很開放的態度。Lorenzo說:「我們最大的客戶群在法國,其次是意大利和比利時。這些國家的人願意去嚐試更多口味的飲品,他們會喝葡萄酒,也會喝威士忌,還有其它的。」讓人接受一種飲品的最佳方式,莫過於請他們喝一杯。Lorenzo會親自為顧客泡上一杯茶,講述其中的故事,然後邀請對方去訪問他們的「茶園」,有時這個「推銷」的過程會持續幾個小時。但當客人離開時,通常都會買上一個圓圓的紙包,白色的棉紙上繪製著水彩的動植物圖案,裏面是一塊普洱或者白茶的茶餅。

因產量較小,「東方大葉」比大規模茶廠更注重產品細節,其中包括精緻又富有特色的包裝。他們將中英雙語印在包裝上,圖案和色彩更偏重西方風格,但也有中國畫的韻味,讓人一眼看去便感受到他們產品東西合璧的文化背景。在Lorenzo眼中,這種融合文化很能代表「東方大葉」的產地雲南,那裏有雲霧繚繞的山巒,數十個不同的民族,服飾和風俗各有千秋,正如茶的味道一樣複雜多樣又浪漫清新。Vivian則認為茶是中國文化最重要的載體之一。「真正的中國文化是甚麼?在絲綢裏,在茶和茶具裏,從歷史的眼光來看,這些是獨一無二的。」

Eastern-Leaves
大金針紅茶,沖泡時釋放出蜂蜜香甜的氣味,並伴有典型的野生林木香气。

當下的中國,想要恢復正統的文化並非易事。在經歷文革浩劫之後,珍貴的歷史文物遭到了毀滅性的破壞,尤其是對經典儒釋道思想的批判,對古代貴族文人審美和修養的否定,讓中國人失去了對本民族傳統文化的正確認知和自豪感,甚至想要去追尋和恢復都找不到方向和門路。Lorenzo在這方面完全可以感受到妻子的難處。「作為歐洲人,我們(想做甚麼傳統的東西)只要跟隨祖父的腳步(就可以做到)。同樣的事情在中國,就不得不自己去突破,因為中間有一段記憶被抹掉了。」

當夫妻二人第一次從野生茶樹上收穫到鮮嫩的葉片,並用他們能找到的儘可能傳統的工藝製作出第一批茶葉,如何找到最適宜的沖泡方式又成為最重要的問題。一份再好的茶,如果沖泡不合宜,都意味著前功盡棄,甚至可以用暴殄天物來形容。為了找到一種最適合「東方大葉」的沖泡方式,Lorenzo和Vivian又開始了一場探索的旅程。他們去到日本,又去了台灣,這兩地都以保存著最古老的茶道儀式而聞名。他們又去到中國各地,發現因出產的茶葉、茶具和水質不同,幾乎每個省份都在歷史發展中不斷調整著泡茶的方式,形成一些獨有的特色。

這項特別的發現,讓二人對傳統有了全新的理解。原來傳統並不意味著一成不變,而是每一代人心血與智慧的疊加和積澱。擺在他們面前的路正如之前數千年所有的茶人一樣,需要不斷去學習,去嘗試,去錘煉。希望他們今天所做的在數百年,甚至上千年之後,也能成為傳統與經典的一部份,並讓後人感到驕傲。

這個故事出自《Magnifissance》103期

相關文章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