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皮革上的柔情與時光

心懷對古老工藝的憧憬,愿用双手重現往昔的精緻。當情感的溫度融入了一件件皮雕作品,「那十次」過程中的艱辛,又如何?

十七、十八世紀,整個歐洲都曾沉浸在對中國物品的迷戀中。溫潤細膩的瓷器,光潔絢麗的絲綢和刺繡,以及雕工精美的木雕和貝雕家具在海上漂泊數月,準備迎接它們的是華麗宮殿中最顯著的位置和王室貴族翹首以盼的目光。這往日的輝煌,如今依然能在全球各大博物館中尋到一些美麗的印記。青花與粉彩的光潤色澤,景泰藍的富貴華麗,工筆畫中的溫婉女子,衣裙上精巧細緻的刺繡,髮鬢上巧奪天工的珠寶頭飾,每一件都能喚起心底深處對那份曾經的華夏禮儀之邦精緻生活的嚮往。

品牌創始人劉藻

生長在北京的劉藻,正是這樣一位對中國過往的精緻生活滿懷憧憬之人。為了找回那段失落的輝煌,她創辦了「那十次」品牌。初聽「那十次」,許多人都對這個名字感到好奇,劉藻解釋道:「『那十次』是蒙古語牛皮的譯音,我們是做皮具的,就乾脆把皮子作為名字了。」皮雕製作工藝複雜,从构思、手繪、出圖、打板到雕刻、染色、最後的縫製,上百道工序中,無論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都要全部重來。最後成功的新品,失敗次數絕對不會少於十次。「不過,當你手中拿到了最終那件成功的作品,你會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劉藻選擇這樣一份事業,一個主要原因是源於她的家世。劉藻的外婆是滿清皇族,她因此常被朋友稱為「格格」。劉藻回憶起外婆九十大壽時,她送了老人家一盒名牌粉餅做禮物。「外婆問我這是好東西嗎?我說當然是啊!全世界最有名的牌子之一。她說:『我沒覺得啊!這不過是個塑料盒子。』」外婆為劉藻講起了她當年在王府用的香粉。純天然的茯苓、珍珠和香料研磨成細細的粉末,盛放在精美的掐絲琺瑯小盒裏。有真絲繡花的粉撲,還會在粉上放一個纖細銀絲編成的篦子,只要篦子變黑,就表明裏面的粉變質了,需要更換。「這就是我們祖先的生活,她們可以活得如此精緻。」

為了追尋這份精緻的情懷,劉藻付出了巨大的心血。2011年,她賣掉了自己在北京的別墅,成立了「那十次」工作室,決心要將那些陳列在博物館中的古老工藝帶回到現代生活中。為了做出最好的皮具,劉藻不僅去鑽研古老的皮雕工藝,還潛心研究所有當下全球頂級皮具品牌的工藝。她發現西方的皮雕紋飾都是有固定模式的唐草紋,由工匠用各種工具、模具垂直在皮革表面敲打而成,無法表達出劉藻想要的,如中國工筆國畫般柔美清靈的線條。在經過無數次嘗試之後,「那十次」的工匠們終於摸索出以鋼鐵打造畫筆,靠腕力在堅硬的皮革表面描繪靈動線條的技藝。我們好奇地詢問,能將皮雕技藝運用到如此爐火純青的,是否都是經驗純熟的老匠人?劉藻的回答卻出乎意料:「我們很多技術都是獨創的,沒有前人經驗可以借鑒。工匠必須要有很深的工筆國畫功底,還需要是眼力、體力都好的年輕人。」

左圖:「那十次」的工匠採用中國工筆畫的技法,靠腕力用鋼尖筆在皮革表面描劃下精細的線條。右圖:染色工匠在刻畫好圖案的皮革表面著色。

也許是被劉藻這份對傳統工藝的熱愛和堅守所打動,「那十次」工作室不斷有新的年輕人加入進來。他們中很多是美院的畢業生,有人擅長國畫工筆,也有人鑽研的是西方雕塑,還有曾在西藏製作過唐卡的染色工匠。劉藻常和他們一起前往北京故宮博物院尋找靈感,也曾趕赴皮雕工藝的發源地,古代的絲綢之路,如今的甘肅敦煌等地實地考察。「有一次去的路上,遇上了很大的風沙。我們找不到地方吃飯,全靠兜裏的巧克力一路充飢,但沒有人抱怨。大家這樣肯吃苦做下來,不是為了功名,就是有那麼一份情懷。」

劉藻還為我們講了一件事情,「那十次」的工作室坐落在北京的宋莊藝術區,剛開始條件不算好,冬天暖氣不足,只有十三四度,經常在室內還要穿著厚厚的棉衣和羽絨服。「有一個做染色的女孩,因為怕手上的油會影響作品的效果,一個冬天甚麼護膚品都沒用,還要兩小時就洗一次手,她的手一直都是皸裂的。」其實,這個女孩是完全可以帶手套的,但她怕那樣會影響染色繪製時的精準度,就堅持不帶。像這樣的故事,在「那十次」還有很多。劉藻說她曾打算如果賣別墅的錢花完了,就關掉工作室。可如今幾年下來,錢早就花完了,劉藻還在堅持做著。「我要是不做了,這些跟著我的人怎麼辦?」

無論過程中付出多少,每當劉藻和工匠們完成了一件皮雕工藝包作品,雙手觸摸著那溫潤厚實的質感,都會感到無比的滿足和幸福。皮雕上那些由大家精心選擇和設計的紋樣和圖案,像是象徵著情義連綿不斷、子孫生生不息的纏枝蓮紋;靈感來自宋徽宗《瑞鶴圖》的鶴舞朝陽圖,都薈萃了中國古代工藝和藝術的典範和精華,令人一見之下便可感受到那股跨越時空的濃濃中式風韻。更在典雅精緻中蘊藏著美好的寓意和祝福,如一位慈祥可親的老者,輕聲慢語地撫平了「那十次」失敗的痛苦。

「那十次」皮包上玲瓏浮凸的皮雕,其中有龍鳳等傳統吉祥紋樣,也有嬌美富麗的花卉,有些是採用「那十次」獨創的技法完成。

劉藻自豪地拿起了工作室的代表作之一「剔紅」手袋,為我們詳細講解起其中的故事。這款手袋的設計靈感源自乾隆皇帝最鐘愛的一種工藝——雕紅漆器,御賜「剔紅」之名,是燕京八絕之一。當年宮廷造辦處的工匠們為打造一件精美的「剔紅」漆器,前後要上三百層漆,動輒花費數年時間。再以精絕刀工在漆面上雕出鏤空圖案,過程中稍有差錯便前功盡棄。

為了讓「剔紅」手袋呈現出與「剔紅」漆器一樣的工藝效果,「那十次」特意使用了透染的朱紅色牛皮,并在整個包體上都雕琢出玲瓏立體的忍冬唐草紋,包涵著長壽和長盛不衰的吉祥寓意。邊緣的縫線採用傳統對針縫法,一針一線全由手工完成。「這樣就不需要擔心包會留下劃痕了,因為是透染的,只要打磨一下就好。皮革不怕歲月的痕跡留在上面,用久了表面會出現包漿,顏色更好看,皮性的溫潤也全透出來了,這是其獨有的魅力。」

「那十次」皮包上精美的皮雕。

劉藻又拿起了另一款曾讓許多淚眼婆娑的媽媽前來預訂的手包。這是一款名為「花嫁喜」的中式婚禮手包,上面雕刻著合歡花,取百年好合之意。劉藻在介紹中用了一副中國傳統的婚嫁對聯:此去有家,公婆同樣知冷暖;思鄉常記,父母永遠不炎凉。「我設計這款包的靈感是源於過去女兒出嫁時,娘家陪送的妝奩匣子,這樣傳統的習俗和父母與兒女間的血脈親情,會引起很大的共鳴。有一位媽媽,女兒才十一歲就含著眼淚來預訂這款包。」

說到這裏,劉藻不禁也想起了自己還在美國讀書的女兒。「她對我說,儘管生長在國外,但她覺得自己的根還是在中國,將來她也會來做『那十次』。」歷史上的許多中華老字號,如:同仁堂藥房、內聯升布鞋,都曾歷經數百年的光陰洗礪,數代人的星火傳承,方才名滿天下、享譽於世。而支撐他們走下去的力量,是一顆不變的匠心,有對品質的不懈追求,有對誠信的矢志不渝。在劉藻心中,這更像是一種信仰。「就像我曾在敦煌看到的那些壁畫,那是幾代人為了自己的信仰去完成的。我相信『那十次』也有這樣一種信仰在其中,我做不完,後代人會跟上來繼續做下去。」

劉藻坐在「那十次」大型皮雕新作「絲綢之路」的草圖前。

相關文章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