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調香之旅

這是一段鏡頭記錄下的跟隨迪奧首席調香師環遊世界尋找最精緻香氣的詩意旅程

2006年,François Demachy加入迪奧成為品牌的首席調香師,及LVMH集團的香薰發展總監。在此後的十五年中,François創造出了Dior Homme、Miss Dior Cherie、Sauvage和近期大受歡迎的Maison Christian Dior系列等多款經典香水。如今,這位古稀老人依然保持著對香水的無比熱情與堅持,他說:「我不是藝術家,而是一位工匠。」也唯有全情專注、精益求精的拳拳匠心才能給予François從世界各地數以萬計的香料中,不斷尋覓求索,最終調配出迪奧那高貴夢幻、清新可人的頂級香水的精神力量。

紀錄片《NOSE》以調香師François Demachy 尋找香料的故事為主線,由Arthur de Kersauson和Clément Beauvais 聯手導演。

今年二月,迪奧歷時兩年拍攝的以調香為主題的紀錄片《Nose》與大家見面了。在導演Arthur de Kersauson和Clément Beauvais的鏡頭中,觀眾跟隨François的腳步,從他的故鄉法國香水之都Grasse出發,走過十四個國家,一路上尋覓最珍貴、最獨特的香氛原料,為那最精華的一滴香水提取著無盡靈感。

在觀賞《Nose》的旅途中,那充滿盎然生機的田園風光,源於不同文化的異域風情,令人深深陶醉其中。其中有些與迪奧獨家合作的鮮花種植園,更是首次面向公眾敞開了它們神秘的大門,展示出培育珍稀花朵的艱辛,以及為了尋找到理想香料,調香師所需付出的耐心和毅力。在影片中,François前往意大利的卡拉布里亞,那裏的佛手柑依然採用手工方式提取精油。在非洲馬達加斯加附近的一個小島上,出產著全球最頂級的依蘭精油。當François歷經數天跋涉,在印尼一處偏僻的農莊中找到了最上乘的廣藿香,他激動地說:「我終於在這些陡峭的山坡上,看到了我最喜歡的香料在大自然中的樣子。即便是在做了這麼多年的調香師之後,我依然對此倍感歡欣,永遠也不會忘記與這些當地種植者們相遇時的快樂時光。」

高深莫測的嗅覺藝術

紀錄片中的一位花卉種植者說:「香水是一種所有人都能理解的語言,但極少的人會使用它來表達。」作家和人類感官體驗專家Eddie Bulliqi在片中將香水與交響樂做了類比,他先是彈奏鋼琴,讓人們體驗不同的音符、不同的旋律所營造出的不同情緒。但對於氣味來說,顯然沒有某種像樂器一樣的設備,可以通過按某個特定的鍵,撥動某根弦來確定這種味道的音調高低。「準確說明氣味是很困難的,很難用豐富的方式來形容和定義氣味。」

Clément Beauvais

對於畢生從事調香事業的François來說,定義香氣是他工作中至關重要的一環。在他位於Grasse的工坊中,擁有一個功能類似標準手冊一樣的香氣庫,那是排滿三個架子的一個個小玻璃瓶,盛放著各種蒸餾得到的香氣精油,可以作為調香師的行業標準樣品來使用。三排架子恰好對應著眾所周知的香水的前調、中調、後調。「前調一般只會持續幾秒鐘或幾分鐘,這取決於香料的揮發性。中調是香水最溫暖、慷慨的核心,可以持續數小時。」當香水的旅途走到盡頭時,François說:「那就是留在你記憶中的味道。」

香料多源自植物果實、花朵、葉片和木材,它們是植物各個不同的部份,成長於不同時期,擁有的香氣風格也各不相同。生長在世界各地不同地理環境,不同氣候條件的植物又有數以萬計的類別,如何將如此數量龐大、差異微妙的香氣源頭協調地融為一體,讓它們做出特定的情感和性格表達,這過程中的複雜和難度甚至超過譜寫一首交響樂。François說:「調香師是工匠,需要直覺和創造力。」他創造的每一種香水配方都十分精確,不僅在成份和配比上,還有調配順序和時間都要嚴格掌控,稍有差池便可能功虧一簣。

也許大多數使用香水的人都無法分辨或是描述出自己嗅到的香氣究竟源自何種香料,更無從得知為了讓那一縷令人難忘的芬芳誕生於世,調香師在背後付出了怎樣的努力和辛勞。但每個人都會記得,那種令人愉悅的香氣湧入鼻腔時所帶來的獨一無二的感官體驗。它是那樣夢幻縹緲又若即若離,它的稍縱即逝、神秘莫測又恰恰是最大的魅力,總能在不經意間留下專屬又恆久的印記。

迪奧花中誕生迪奧香水

在2006年成為迪奧首席調香師後,François將他的香水工坊從巴黎遷回了故鄉Grasse,在這座有四百年歷史的香水之都,與香水製作相關的鮮花和香草種植業也有著悠久的歷史。「當你在一個像重視視覺和聽覺一樣重視嗅覺的環境中長大,你會變得和別人不太一樣。」在François眼中,Grasse之所以會成為舉世聞名的香水產地,這裏的土地、自然環境,以及忙碌在田間的花農都功不可沒。他希望能在Grasse為迪奧種植出最上乘的「迪奧花」,然後用「迪奧花」製作經典的「迪奧香水」。

在鮮花香氣最濃郁時將它們採摘下來,從中提取出的香氣精油會成為調配香水的原料。

Domaine de Manon的Carole Biancalana是Grasse當地最早開始與迪奧合作的花卉種植者,他們收穫的玫瑰、茉莉和晚香玉都是專為迪奧培育的有機花卉。Carole後來更成為推動當地香水花卉種植業的領頭人,說服了卡利昂花園的老闆Armelle Janody加入進來,此次在紀錄片《NOSE》中他們都有不少「戲份」。從調香師的角度來說,與鮮花種植園建立起長期穩定的關係,對穩定香水的品質至關重要。如果花農隨意更換了鮮花品種,或是氣候土壤發生了某些變化,都會讓鮮花的氣味發生變化。這對氣味感覺極為敏銳的François來說,是顯而易見的「誤差」,會讓他的作品「跑調」。

如今我們經常使用的香水,興起於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精油萃取工藝發明之後。與許多因技術發展而變得廉價的工業產品不同,天然材料製成的香水因它原料的珍貴而一直保持著「奢侈品」的地位。通常情況下,一升精油需要700公斤鮮花才能製作出來,某些製作香水的香料甚至無法種植,可遇而不可求。

導演Clément說:「透過這部影片,我們想進一步倡導尊重自然,探索那些令人驚歎的藝術和情感的創作過程,從而嘗試去揭開香水的奧秘。」而對於François來說,香水永遠是珍貴又神秘的,它的秘密可能永遠都無法完全解開。「它就像愛情,捉摸不定。」

François Demachy的工作需要他常常親自前往香料生長的田野農莊考察。

相關文章

It seems we can't find what you're looking for.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