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段改變美國高級珠寶行業的美滿婚姻

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壹段改變美國高級珠寶行業的美滿婚姻

David Yurman的珠寶像是有生命的藝術品,可以跟隨人們瀟灑地行走在每天的生活中。

所謂藝術品並非都是安放在博物館和畫廊,或是在家中的墻壁上和展示柜裏。1980年,David Yurman在紐約創辦了他同名的珠寶品牌,他從對古典藝術的理解中汲取營養,并始終堅信藝術並非是高高在上,它可以是衣衫上一顆精美的紐扣,餐盤上繪製的精美圖案,也可以是每天與我們生活相伴的任何物品。
David的理念最終實踐在了他的設計中,David Yurman的珠寶正如他所說:“只有佩戴在身上時,才會變得生動鮮活。”從品牌標誌性的經典纜繩扭結設計,到神秘婉約的東方文化,David Yurman讓人們可以瀟灑地把藝術品戴在身上,藝術也籍此變得運動起來,仿佛注入了生命力。
“我們在做的是融合性的藝術,其中有時尚、高級珠寶、設計和商業性。” David說,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市面上的時尚首飾還都是些誇張廉價的假珠寶,他們創辦的David Yurman在當時是開拓性的,“我們彌合了高級珠寶與時尚珠寶之間的鴻溝。”

大衛.雅曼出品的以日本折紙為靈感的DY Origami 18K黃金鑲鑽小號Cable手鐲。

遇初戀

David Yurman在紐約長島長大,高中時搬到了馬薩諸塞州普羅溫斯敦,正是在這裏,他遇到了古巴雕塑家Ernesto Gonzalez,他教給David如何焊接金屬,鑄銅,如何用金屬打造出三維物品。“那時我就算是入行了,我知道我今後要做什麼了,我要做個藝術家,做點小東西。”David做出的第一批小東西,是鑄銅的珠寶,他在學校裏出售給同學。

“如果你是一位藝術家,你就得不停地進行下去,你得努力,這是你的熱情所在。每位藝術家最終都會離開這個世界,最終定義他們的是作品。如果你想成功,你需要傾聽別人的意見和自己的勤奮,你得能工作到凌晨兩點鐘。”在紐約格林威治村的藝術圈,David曾跟隨最傑出的金屬藝術家們當學徒,如:雅克·利普希茨(Jacques Lipchitz),西奧多·羅斯扎克(Theodore Roszak)和漢斯·範·德·波文坎普(Hans Van de Bovenkamp)。
其中,波文坎普告訴他不要將美術與應用美術和商業美術區分開來,這其中沒有三六九等之分。“都是一樣的,都是藝術。其中的思想和感受,都是你自己經歷和製造出來的,你知道這是你的,不是別人的,這是你的表達。”正是這些思想,讓David在未來改變了珠寶行業。

另一半

如今已經年過八旬的荷蘭裔美國雕塑家博文坎普是David的良師,也是他的摯友。不過,改變了David一生的,還有另一個人。“你知道一見鐘情嗎?就是這樣。Sybil Kleinrock是我的伴侶,我最信賴的有遠見的人,她一直是我的導師。毫無疑問,如果沒有我妻子的愛、支持和創造力,我今天不會在這兒。”Sybil是一位畫家,生長在紐約的布朗克斯,他們兩人因藝術而結合,具體說來就是David喜歡Sybil的畫,Sybil想跟David學習金屬表面處理的技藝。
“我們有確信的想向全世界傳遞的東西,我們想創造那些感動我們的事物,如果它們是美麗的、真實的。我們清楚我們要做珠寶,靠這個來謀生,并把我們的理念帶到珠寶市場之中。”在兩人見面后不久,David就為Sybil做了一條項鏈,他用青銅鏈串起了兩個擁抱的人像,取名Dante項鏈。

左:1962年,Sybil Yurman在她的工作室中作畫。右:1969年,大衛.雅曼在製作他的金屬雕刻作品。

“當我在做這條項鏈時,我一直在想Sybil會喜歡嗎?”幸運的是,Sybil很喜歡這條項鏈,當她帶著項鏈來到一間麥迪遜大街上的畫廊時,一位女士問這條項鏈是在哪裏買的,Sybil告訴她是David做的,這位女士詢問是否可以把項鏈賣給她。
“我們兩人同時回答,我說:‘不行!’Sybil說:‘行!’。”結果當然是女士優先,Sybil摘下項鏈給了那位其實是畫廊創始人的女士。在幾個小時裏,他們一共賣出了四條項鏈,David Yurman標誌性的一款首飾,就在那天閃亮登場了。在接下來的十年中,Yurman夫婦征服了整個美國,每年的珠寶銷售額高達一百至兩百萬美金,并擁有了一群忠實的顧客。

大衛.雅曼夫婦。

鑒經典

八十年代初,許多珠寶公司都受到金價上漲的困擾而舉步維艱,David也曾迷茫過,甚至想到要將公司出售,重新回去搞雕塑。最終,他還是沒有放棄自己對珠寶的熱情,決定去做些新嘗試來度過難關。他回想起在他二十多歲時,開車送Sybil到Hunter大學上課,然後會順路去大都會博物館轉轉,他特別喜歡其中古希臘、古羅馬和伊特魯里亞的展品。
“我非常喜歡那些形狀中的力量,那就像是在探尋祖輩留給我的遺產,為我打開了一道門,像是回到了家。”這些古老的藝術品給了David全新的靈感,他開始設計他的文藝復興系列。David將金銀細絲扭成螺旋形,看上去就像鋼絲繩,又在繩的兩端鑲嵌上寶石,做成了一款手鐲,這就是如今聞名全球的Cable手鐲。這個誕生於1983年的系列,至今已經走過了三十多年,始終長盛不衰。

DY Cable手鐲的圖樣手稿。

“多年來,人們都認為奢侈品是不可企及,或是只有極少人可以得到的東西。我們不這樣想,我們要更接地氣,這就是美式的休閒型奢侈。”David介紹說,Cable手鐲很華麗,但它是金絲和銀絲混合而成,這就更休閒一些。“這是在貴金屬中取得平衡感的方式,就像穿牛仔服也會有種歷史感一樣。所以人們接受它,戴著它,只是變得更加有本土特色,但它依然充滿了古典藝術精華和高級珠寶的感覺。”

Cable手鐲的迅速躥紅改變了美國奢華珠寶的面貌,它成了David Yurman最具標誌性的作品。“這就是我所說的關聯性和我們所做的藝術。”現如今,Cable手鐲已經有了136種不同的設計,不僅可以體現經典藝術之美,還可以讓顧客挑選出最符合自身個性和穿搭的一款,用藝術語言來表達自己的思想和態度。

借東風

說起自己的成功,David強調他的成績不是自己的,而是一家人共同的。“我們是一間家族企業,Sybil是我的指路燈。我們全方位地進行合作,財務、市場、設計、分銷,只要我們兩人聯手就像變成了智多星一樣。”現在,他們的兒子Even Yurman也加入了公司擔任首席設計總監,每一件作品都是一家三口通力協作的成果。

亞曼夫婦和現在擔任品牌設計總監的兒子Evan Yurman。

“我們的靈感來自許多地方,自然、獨特的材質、獨一無二的寶石和我們最喜歡的地方。”例如:David和Evan每年都會前往亞利桑那州的圖森去尋找寶石。又比如,一次全家人前往日本的旅行,讓他們對日本的折紙產生了興趣,并由此誕生了DY Origami這個新系列。事實上,在Sybil年幼時,她的父親就曾給她買過日本的娃娃和折紙。如今,她同自己的丈夫一起把這些美好的回憶變成了美麗的珠寶。“紙變成了金屬,纜繩扭結變成了流動狀。”不過,無論怎樣變化,David Yurman的設計依然在遵循著古典傳統的藝術,他們相信這才是品牌成功的根源,是與珠寶最契合的恆久之美。

DY Origami扣環項鏈。
大衛.雅曼出品的以日本折紙為靈感的DY Origami 18K黃金鑲鑽小號Cable手鐲。
DY Origami 18K黃金鑲鑽六層Cable鑽戒。

相關文章

Yu-Shui-Jun

隨遇而安

復讀三年只為上心儀的美院,放棄優厚的留校工作,去追求心中生活的樣子。遇水君如今獨居於一所郊外民宅,愜意逍遙地過著他的草木生活,怎知名號卻越傳越廣。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