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本色源本心

福藏一詞,在佛教中代表無比珍貴的寶藏,在江宜宣心中,這份寶藏是一顆善的種子,根植於傳統文化的沃土,自在生長出天然之美。

最初得知福藏這個品牌,是因為看到一個醒目的標題「人這一輩子,五件衣服就夠了」。初見之下,既覺新鮮,又有些許疑惑。隨後,我們採訪了說這句話的人,她是福藏文化的品牌創始人江宜宣。面對我們好奇地詢問,她解釋說,這句話源於中國古代服飾的疊穿。春夏穿兩件長衫,到秋季添一件長馬甲,冬天就再加一件保暖的外套,足以走過一年四季。談話間,江宜宣的語調平靜淡然、不疾不徐,面孔上一直流露著一抹油然而生的微笑,我們也隨著她的講述安靜下來,慢慢走進了福藏所在的這一方禪意空間。

食之本味

如果說江宜宣「五件衣服就夠了」這份對衣著簡單舒適的態度,源於修行人打坐參禪生活的自然狀態,那對於食,她更像是孔老夫子「食不厭精,膾不厭細(《論語·鄉黨》)」的忠實繼承者。

江宜宣是四川達州人,兩千年時來到北京做起了服裝生意。五年後,在公司生意蒸蒸日上之際,她卻決定將其賣給合夥人,自己跑去北大哲學系上起了國學班。原來江宜宣大學學的便是哲學,別人看來的棄商從文,在她看來更像是「返本歸真」。那段潛心求學的歲月裏,她不僅讀了「萬卷書」,也行了「萬里路」。中華大地,從宋代的禪院,到唐代的街巷;從江南水鄉,到敦煌大漠,處處留下了她虔誠的身影,也成為孕育「福藏」品牌的精神養份。

2011年,回到北京的江宜宣創辦了「福藏文化」,在一處朝陽區的文化創業園內安家落戶,打造出一方從衣、食、住、行都深藏中華傳統人文思想和情致的禪境空間。說是「福藏文化」,卻更像是在傳遞一種生活方式。「我不做束之高閣的收藏品,我做實用的生活方式、衣食住行,在活生生的狀態中找尋生命價值的延續性。」也正源於這份理念,江宜宣將「福藏文化」打造成了一座待客接物的「茶室」和「饞堂」。

「福藏空間」展現著江宜宣對中國傳統文化和生活方式的理解,是她與朋友相聚飲茶用餐的理想場所。

「『禪』與『饞』同音,所以『禪堂』也可以說是『饞堂』。」有道是「食在中國,味在四川」,身為四川人的江宜宣渾然天成地燒得一手好菜,常在「饞堂」內招待客人,並笑稱自己是「饞堂饞師」。「饞堂」設在二層,沿樓梯拾階而上,光線會從頭頂的天窗中灑落下來,照亮了由枯竹、藤蘿和幔帳點綴分割的空間。中式的原木家具沒有追求精工細作,透著一股古舊粗拙的親切味道,讓在此的飲食小聚都輕鬆自在起來。

在這裏,餐廳常見的菜單改名做「食單」,意在表明飲食不僅在於菜品的葷素營養、色香味全,還包含了自然與人體之間的聯繫溝通,以及過程中人心的情感交融。產自不同時節和地域的食材有著各自不同的滋補功效,寒熱溫涼的不同屬性對身體陰陽五行的調和作用也不盡相同。精心搭配佈置的餐具和餐桌表達的是對客人的禮遇和尊重,一道簡單的小菜也可能會喚起人心中過往的記憶,情愫暗生。

川菜自然少不了辣椒,靠牆的櫃子裏是江宜宣收藏的來自中國各地的辣椒,湖南小米椒、雲貴子彈頭、江西燈籠椒、四川二荊條。望著桌子上九宮火鍋裏翻滾的紅油,如果來的恰好是位無辣不歡的客人,想必此時早食指大動了。「這是銀製火鍋,在唐代,六品以上官員才能用銀鍋吃飯,煮出來的湯水很細膩。這是我們第十一代的設計了,原先比較有棱角,現在則改進得更有弧度。」禪堂裏的火鍋涮的都是素菜,蘑菇筍尖、木耳豆腐,搭配墨染白瓷碗中木薑油調製的醬料,難得辣也可以辣得如此平和清新。

最後,用花瓣形的湯匙品一口百合和菠蘿蜜熬製的甜湯收尾,這一餐正如江宜宣所說,在食的過程中「漸進自然」。「東方的審美取向更偏近於漸進自然,這個也是我認為中國飲食文化裏面特別值得去推崇的。不時不食,不造作,更多的是跟著時令來,用最好的食材,極簡的方式去烹飪。」

衣之自在

與「饞堂」遙遙相對的是茶書房,乍看之下像一葉小舟,設計靈感源於江宜宣小時候與爺爺在烏江泛舟的記憶。書房內依照宋代古人的生活情態佈置,一面依據北宋時期人們多席地而坐的風格,將地面鋪設成了類似榻榻米的樣貌,還安放了竹席;另一面則是一張茶桌,兩側擺放五個矮禪凳,恰似禪風盛行的南宋。

江宜宣將福藏文化的風格概括為「松、活、自、然」四個字,這體現在「福藏空間」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

「過去的人很會生活,矮坐的姿態,不需要很多的心臟動力,這樣的垂足高度剛好是最舒服的。」江宜宣一邊烹茶一邊解釋。隨茶奉上的還有幾樣精緻的茶食,一旁書櫃中的古籍仿佛氤氳在空氣中一縷淡淡的書墨香,窗外時不時傳來三兩聲鳥鳴。「其實,我在做事情的當下並沒有多宏大的志向,專注於自己喜歡的,而不是自己應該做的。驀然回首,發現我的夢想都已經做出來了。」在這樣一片溫潤愜意的氛圍中,江宜宣將自己的心路歷程娓娓道來。她現在為自己的定位是「福藏文化」創始人、東方美學生活家、中式燕(宴)飲文化的傳播者,涉足的領域更是涵蓋了服裝、美食、物品和家居等生活的各個方面。這些方面彼此呼應和聯繫,無不源於江宜宣自身的感受和經歷。

說起最初創辦福藏的機緣,江宜宣說是因為茶。「我常打坐,又愛喝茶,結果發現很少有合適我的衣服。」既然從外面買不到,之前曾做過服裝生意的江宜宣就想到索性自己設計製作一套茶服吧!款式是她最愛的長袍。如今來到「福藏文化」,長袍依然妝點在空間中,其中有靈感來自僧袍的「百衲衣」,也有機緣巧合之下誕生的「墨香」男裝系列。

「我第一次看到墨染是在機場,一位韓國僧人從我面前走了過去,我覺得他穿的衣服好美啊!那種顏色是溫暖的灰色,完全不像工業染織那麼生硬。我後來去韓國學到了那種工藝。」墨染在中國最早可追溯至春秋戰國時期,儒生和士人們都穿著墨染的衣服。「墨香這個系列傳遞的是中國士大夫文化,是文人文化,也是中國的貴族文化。這種貴族不是現在認為的金錢地位的貴族,而是精神貴族,和而不同,剛毅又有氣節。」

這件上衣由傳統墨染的面料製成,有著獨特溫潤的色彩和紋理。

江宜宣將「福藏文化」的風格概括為「松、活、自、然」。松是放鬆,無論是寫書法,還是彈古琴,首先要做的都是沉肩墜肘,就是放鬆,這是中國古人一直在追求的身體狀態;活是鮮活,是生命的活力,是經典元素的靈活運用;自是自在,是道家所指的無所達致,自然而然,是佛家中的脫離苦厄,無拘無束;然是自然,是「福藏」審美的追求,要漸進自然,越來越接近物的本味與本真。

也許僅從形制和符號看,「福藏」的許多作品並沒有濃郁的中式風格,但這是江宜宣心中中國文化更深層的表達。「比如竹子代表著文人的謙恭和氣節,許多文人會在家中種竹子,但不是把竹子畫在衣服上。這種太形式化的東西,反而不是中國式的表達。中國文化是很內斂的,這種內斂值得你去琢磨它,去品它其中的東西。想象一下,喝茶時的那份寧靜和自在,行止坐臥中傳遞的放鬆和自然,在你的生命狀態中,一切都是圓滿融通的。這種生活所散發出的光輝不僅對中國人,對所有人都是有意義的。」

相關文章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