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ange-Laurent-Shen_03
Shen believes meditation has been one of his keys to success, helping him cope with daily stress. Here he is doing the fifth meditation exercise of Falun Dafa.

從失意人生到快意設計

台灣橘子磨坊數位創意公司的創辦人沈志儒不同尋常的成功經驗

飛機上的年輕人叫沈志儒,是臺灣一家著名餐飲企業創始人的長孫。「我奶奶算是臺灣菜的創始人,她把臺灣本地的各式小吃、菜餚集合起來,開辦了自己的連鎖餐廳,還創立了食品加工廠。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時候,我們家的產品在臺灣家喻戶曉,連廣告曲小孩們都會唱。」說起家族事業,沈志儒至今仍感自豪。作為家中長孫,他也曾一直為繼承事業那一天而努力準備著,誰知現實卻給了他沉重的打擊。

一次生意上的意外使沈志儒的父親被迫離開了家族公司。父親的境遇顯然影響到了年少的沈志儒,「我童年記憶中,就是父母整天在外忙碌,我和三個弟妹自己在家,感受不到甚麼溫暖。父親出事後,又整天遭受奶奶和親戚們的冷遇。可能在外面,因為我們家世的關係,別人都是羨慕優待,可是誰又會知道我們家裏的生活其實是這樣的。我就在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狀況下掙扎著。」

無奈之下,服完兵役的沈志儒選擇離開家族外出闖蕩。像所有初入職場的新人一樣,做著公司裏最低的職位,每天奔走尋找客戶,開拓業務,日子過得很艱辛。有一次,甚至連賴以代步的摩托車都被人偷了。此時女友也離開了他。面對這家庭、事業、愛情的多重打擊,鬱鬱不得志的沈志儒開始尋求一些不尋常的出路。

他曾找一些算命占卜的地方來尋求解脫。「也許是因為實在找不到甚麼出路,我很早就開始去一些算命、求籤的地方,也接觸了一些氣功類的東西。我曾去過臺灣許多寺廟,當兵時還曾讀過一本《金剛經》。也許當時那些經歷讓我真的相信這個世界冥冥之中還有一些我們所不知的東西存在。但要說靠這些讓自己獲得想要的釋放和解脫,那是沒有的。」

M'orange Laurent Shen
沈志儒是台灣橘子磨坊數位創意公司的創辦人,該公司一直代理許多國際知名品牌的廣告業務。

曙光初現

1994年,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沈志儒得以離開臺灣前往法國求學,並考取了一所在巴黎有百年歷史的建築學院。入學之後,沈志儒在視覺方面的天分很快得以展現,成績一直很優秀,在大學三年級時就被老師選到了電腦教學室做助教,這也算是他第一次嚐到了靠自身實力被他人認可的喜悅和滿足。可惜因為家庭和經濟等原因,沈志儒未能完成學業,就在1999年回到了臺灣。這次他很快找到了一份跟設計相關的工作,而他的老闆在半年後還成為了他的合作夥伴,兩人一同創辦了一家公司。

「那時我脾氣很暴躁,多年的壓抑讓我一方面很自卑,另一方面又很自負,非常堅持自己。結果才一年時間,我和合夥人就吵翻了,不歡而散。」創業不順利,沈志儒萌生了回法國讀書的想法。不過開學要等到9月,這期間他便和弟弟在家中成立了一個小設計公司。之後的事聽上去真是有些傳奇了。「那是2000年6月的時候,有一天,著名的體育用品公司NIKE居然主動找到了我們,他們來到我家談了那筆業務。我和弟弟穿著拖鞋,聽到他們開出了一個對創業的年輕人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的項目預算報價。」沈志儒打消了回法國的想法,立即開始招兵買馬。很快「Moulin Orange橘子磨坊」,也就是現在M’ORANGE的前身就誕生了。

我們問起公司名字的來歷時,沈志儒說:「磨坊總是會有風車、水輪,設計不就是那樣在自然的風力或是水力的帶動下,順勢而為,慢慢一點點磨出來的嗎?至於橘子,我覺得那些用水果當名字的公司都好厲害!像蘋果Apple,還有英國一間名為番茄Tomato的設計創意公司也非常成功,那我就叫橘子吧!」沈志儒說自己曾非常仰慕蘋果公司創始人喬布斯,不過他最初採用喬布斯的方式運營公司似乎並沒取得好的效果。

Moulin Orange Laurent Shen
沈志儒為自己的公司起了「橘子磨坊」這個很有趣的名字。圖為「橘子磨坊」位於臺北的辦公室,沈志儒親自操辦了公司的室內設計。

前路曲折

有NIKE這樣的大公司做客戶,沈志儒的公司起點可謂相當高,而比這個起點更高的是沈志儒自己的眼光。「我想既然我們幸運地拿到了NIKE這樣的客戶,我們就應該盡力做到那種國際級的水準。為了這個目標,我經常對員工非常嚴厲,如果他們做的東西我不滿意,就會破口大罵。我讀過喬布斯的傳記,上面說他就是這樣的性格,我覺得這樣可以督促員工們進步,讓他們做的更好。」盲目放縱自己暴躁的脾氣,結果沈志儒的「橘子」沒變成「蘋果」,自己反倒先遭到了員工的集體「背叛」。

「我那時候的公司已經有十多個人了,有一次我知道他們自己出去聯繫了一單業務,完全沒有人告訴我。我當時很傷心,覺得自己被背叛了。」事業上的起色未能給沈志儒帶來幸福和快樂,反倒增添了新的煩惱。鬱悶惱怒之際,他又想到了去算命,就拜訪了一位在臺灣很有名氣的靈媒,希望這位高人可以指點迷津。「我感覺她和我之前遇到的類似的人很不一樣,她總是會告訴我用一些善意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後來,有一天我又去找她時,她告訴我她不再做靈媒了,她開始修煉了。」

修煉這個名詞,沈志儒在之前求仙問道的過程中聽到過無數次,可究竟甚麼是修煉,又該如何修呢?好像沒人給過他滿意的答案。見他滿臉疑惑,那位女士便給了他一本《轉法輪》。「之後,我參加了法輪功為期九天的學習班,觀看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還讀了許多相關書籍。那裏面對宇宙、生命,乃至現代科技的解釋,太令我歎服了。我好像終於明白了甚麼是對,甚麼是錯,我人生中的許多結也解開了。」

步入正軌

開始修煉後,沈志儒的生活似乎發生了很大變化,可又好像甚麼都沒變,他繼續做老闆,每天忙於公司事務。「我覺得法輪功的法理是很好的,我知道那是對的,可剛開始的時候我很難克制自己的脾氣去達到那麼高的要求。我還是整天盯著公司的業績和發展,對員工還是會發脾氣。」直到有一天,他發現自己的左眼突然失明了。「我不太知道是怎麼回事,就去詢問了一位同樣修煉法輪功的老中醫。他告訴我,我整天在公司裏肝火大動,傷了肝,而肝是對應眼睛的,我要是繼續這樣下去,右眼也可能會失明的。」

與此同時,沈志儒的公司也發生了一場劇震。「2012年6月,我們與整整合作了12年的NIKE終止了業務,原因是之前負責的NIKE的網絡工作,近年發生了很多變化,員工感到疲憊不堪,難以承受。我也覺得儘管NIKE對我們一直很信任,但我們拿出的成果似乎也有些不夠格。綜合想了一下,我發了一封很誠摯的信件給NIKE,表示我們希望退出合作。」

做出這個決定是異常艱難的,NIKE的業務佔公司營業額的70%,這虧空的部份怎麼彌補呢?「可能一般公司遇到這種情況第一個選擇就是裁員吧!我那時的員工已有三十多人,我想了一下,決定還是不裁員。我從自己家裏拿出一筆錢決定要支撐到年底,如果能堅持就做下去。」沈志儒笑稱自己真的不是甚麼聖人,好像能做出的犧牲也就這麼多。然而,他對員工的這份善意卻得到了慷慨的回報。「原先我們並不重視的一些客戶在此時增長了起來,到年底時,我們居然把虧空都補上了。」

沈志儒說,公司最終脫險離不開所有人的努力。過程中,與一位主管的糾葛,也讓他意識到自己從喬布斯那兒學的「成功秘訣」卻是公司發展的阻礙。「這位主管的脾氣很暴躁。有好多次他都說自己不要做下去,甚至幾天不來上班,我都想過要開除他。有一天他又說不要做了,可這一次我想到了自己修煉法輪功,應該善意地對待別人,就開始想,他為甚麼會這麼生氣呢?原來是他一直想要我認可,可我就是不給他,覺得他不夠格,我一直在拿我設定的標準來要求他,沒有體諒過他。我決定要和他好好談一次。」

那天,當沈志儒和這位主管走進會議室時,公司其他人都投去了滿懷擔憂的眼神,簡直無法想像接下來要面對怎樣火爆的場面。「我沒有上來就指責他,我先肯定了他的許多優點,然後,委婉地告訴他他有哪些需要改進的地方。他還是不太認同我的一些說法,我也沒和他爭執,強迫他接受。最後,談話比較平靜的結束了。」這位主管最終沒有離開公司,更令沈志儒驚喜的是,兩天後他收到了這位主管發來的郵件。「他說他想過了,覺得我說的是對的,他以後會改。」與員工的溝通方式提升後,公司的氣氛越來越融洽,員工也為沈志儒帶來了許多新驚喜。

Moulin Orange Laurent Shen
沈志儒說自己當下的主要工作是創造公司內協調友善的企業文化;老闆善意地對待員工是企業內最有效的激勵機制;沈志儒發現當自己改變了與員工的溝通方式之後,公司裏的氛圍變的更加愉快且高效。

「我們沒有了NIKE,可現在又接到了adidas和New Balance的業務。公司之前側重網絡業務,與專業廣告和營銷公司還有些差距。可就在今年,那位之前和我吵的主管為New Balance拍攝了一條非常出色的廣告。我看到那段視頻時,真是百感交集。也許從專業角度看,也不算甚麼偉大的作品,但我知道我們已經可以和世界級專業廣告公司比肩了,我們的團隊成長了,提升了。想到這17年來走過的路,我不知不覺在屏幕前熱淚盈眶。」

在繁忙中,沈志儒一直堅持閱讀法輪功書籍並煉習功法。他的左眼在原本視神經壞死,視網膜脫落的情況下,居然奇蹟般地逐漸恢復了光明。他開心地說:「先是有了一些光亮,然後越來越好,現在差不多恢復了50%吧!我想這在現代醫學上來說是不可能的,但真就這麼發生了。」

沈志儒說,他如今在公司最主要的職能是塑造企業文化。「我想『真、善、忍』可能是一個太大的概念,進入到實際生活中,這三個字其實始終貫穿在中國的歷史文化中,比如儒家的『仁、義、禮、智、信』。『仁、義』是要體諒關心他人、包容幫助他人,『禮』是大家互相尊重,進退有度,『智、信』一直都是經商根本。我跟員工講這些,他們都非常接受。當一個公司建立起這樣的文化之後,會吸引越來越多抱有同樣理念的人,公司的發展會越來越好。」

如今的沈志儒可以說是成功了,公司屢獲大獎,近些年還再次擴大了規模。他和朋友又開辦了一家名為「法創」的室內設計公司,他可以再拾起自己鍾愛的與建築相關的事業。說起成功的經驗,沈志儒這樣說:「很重要的是不忘初心吧!我們公司的客人有許多國際級的大品牌,我發現他們基本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在品牌創立時都會基於美好的品質和事物,像NIKE就是教練對自己隊員的關愛。我公司的初心應該是出於對視覺藝術的熱愛,我們想創造出美好的東西,想帶給別人享受和喜悅。」

對於各位老闆,沈志儒則有一條非常具體的建議。「我知道作為老闆要面對怎樣的壓力,不可預知的各種狀況,每當這樣的情況出現,我建議大家不妨去打打坐。紛亂的情況就像一杯清水中佈滿了沙粒,只有靜下來,沉下來,沙粒才會慢慢沉澱,水又變得清澈,這時一切反倒清晰起來了。我把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的打坐當作是最好的休息,是忙碌生活中一段與自己獨處的寧靜時光。」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twitter

郵箱訂閱

相關文章

Devin-Schaffner

Devin Schaffner

Louis-Vuitton-Handbag

塞納河畔的時尚傳奇

Cameron-Silver

Cameron Silver

Tina-Tehranchian

Tina Tehranchian

Arclinea

Wilfried Plaickner

L'ECOLE

傳承於指尖的歷史和技藝

All articles loaded
No more articles to 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