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梳活人生

曾幾何時,梳頭是非常有儀式感的事,標誌著一天生活的開始和結束,也梳理出了身心的舒暢和健康。

「木德可親,木香可聞。梳齒過處,暢血健身。」這是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寫給木梳匠人陳憲毅的一首小詩,他同時也是陳師傅的忠實顧客,多年來一直使用他親手製作的木梳。在中國,喜歡用木梳梳頭的文人可不止余光中先生,唐代大文豪蘇東坡曾寫下過:「羽虫見月爭翾翻,我亦散發虛明軒。千梳冷快肌骨醒,風露氣入霜蓬根。」的詩句,將自己每日睡前在月光下梳頭的場景活靈活現地呈現出來。不知這樣每日梳頭為歷代文人墨客帶來了怎樣的舒暢感受和創作靈感,讓他們與一把小小的梳子產生了深厚的情感聯繫。

木梳匠人陳憲毅,形容自己與梳子結緣的過程是在與木頭談戀愛,戀愛的結晶就是那一把把造型通潤古樸的木梳。而正如所有浪漫的愛情故事一樣,幸福從不是來得輕而易舉,開端更是起於一場病患。

木梳的設計有不同樣式,每一種都有不同的功用。 不僅可以梳理頭髮,還可以梳理出人體的濁氣,疏通穴位。攝影 Tiana Wang

愛上木梳

陳憲毅少年時便喜歡木頭,曾想過用木材來做家具,後來又和哥哥一起做起了木頭髮簪、髮夾。有一次一位顧客說:「用髮簪和髮夾之前要先梳頭,你們為甚麼不做梳子呢?」哥倆兒一想,這話很有道理,就把木梳加進了自己的產品中。

大約十年前,陳憲毅感覺自己牙疼很嚴重,他先後去看了牙醫和腦科醫生,最終確診是在耳朵裏長了一顆直徑三釐米的腫瘤。儘管腫瘤是良性,卻壓迫到了三叉神經,手術風險很大。醫生告訴他,成功率可能只有一半。「但那樣也得開刀啊!我就想把自己交給醫生,交給上天吧!」在經過了十五六個小時的手術之後,陳憲毅活了下來,但他的面部神經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損害,一半面部完全失去知覺,連睡覺都要用膠帶把眼睛貼起來。

有一天,遇到一位和陳憲毅有過類似症狀的人,依據自己的經驗建議他趕快去做面部神經復健。陳憲毅就近找了一間美容院,可按摩師只會用手做美容按摩,這時陳憲毅想到了木梳。在陳憲毅剛開始做木梳時,認識了一位一直在用木梳為人做梳理的師傅,名叫黃慧娟,大家都稱她為木拉老師。「她告訴我木梳有很多功能,而且完全沒有副作用。買我梳子的人,都會去上她的課,她教他們木梳怎麼用。」

陳憲毅把從木拉老師那裏學會的梳理手法教給了按摩師傅,每天拿著自己製作的木梳,去美容院做半小時的面部梳理。就這樣做了四個月之後,一天早上,陳憲毅在像往常一樣洗臉刷牙時,突然發現自己本來麻痺的嘴角居然微微抽動了一下。「我開始以為是錯覺,連忙把鏡子擦乾淨,認真再看,發現真的是我的臉抽動了一下。當時我特別高興,簡直像人家中了樂透一樣。」

在堅持半年之後,陳憲毅的臉基本恢復了。當他一年之後去醫院複診,醫生都對他的康復情況感到很驚奇,還讓護士給他拍照,拿他的事例來鼓勵其他患者。「之前我曾想過,如果手術成功了,我以後一定要把木梳發揚光大。結果不僅手術順利,之後我還用梳子恢復了面部神經,那我更要去做這件事,我要把木梳推廣給更多人。」

製作木梳的木材不是使用加熱烘乾,而是自然風乾,以便讓木材保持最天然的狀態和能量。陳憲毅希望每一把木梳都是工匠在心情愉悅的狀態下完成的,這樣的正能量可以傳遞給使用木梳的顧客。攝影 Tiana Wang

梳活人生

有些人認為木梳的梳理是按摩的一種,但實際上兩者有些許不同。按摩手法有很多種,重在治療,而木梳主要在於調理人體的氣,是養生為主。「人除了鼻子和嘴巴,其實全身毛細孔都在呼吸。人感冒時鼻子不通,氣不夠用,就會不舒服,心情不好。那毛細孔如果堵塞了,也是一樣。尤其是頭部的毛孔,在全身是最多的,但不容易看到,不通也不知道。」陳憲毅說,有時人們梳頭之後會覺得精神,那是因為梳齒將頭皮下的氣結從毛孔擠壓出去了,氣通了,人就會感覺舒服。

此外,當人體出現炎症時,氣也會變濁,不散掉會影響身體內在的循環,導致人體其它部份也可能不舒服。這時用梳子把濁氣梳理出去,讓清氣進來,循環暢通起來,炎症自然消退。「關鍵這種方法完全沒有副作用。一般的消炎藥,你吃下去治好這裏,就會影響那裏,問題越積越多。木梳是完全天然的方法,把你的氣梳理通暢,病處就不痛、不酸了。」

木梳不僅可以梳頭,也可以梳理身體各個部位。陳憲毅生病後,天天用木梳梳理,一直堅持到現在,身體狀態很健康。他設計梳子時,不僅考慮到整理頭髮,更多還依據自己梳理的經驗來打造梳子的形狀。他製作的梳子都是採用天然珍貴木材,梳身很厚實,梳齒則呈現很獨特的錐形,即頂端尖細,根部寬厚。他說這樣的設計是出於理氣的考慮,參考了船和汽車符合的流體力學的外形,讓梳子行氣時更順暢。而在天然材質中,之所以選擇木材而不是牛角,也主要是出於透氣的考慮。「牛角密度比較大,不像木頭本身就有氣孔。」

「人除了鼻子和嘴巴,其實全身毛細孔都在呼吸。人感冒時鼻子不通,氣不夠用,就會不舒服,心情不好。那毛細孔如果堵塞了,也是一樣。尤其是頭部的毛孔,在全身是最多的,但不容易看到,不通也不知道。」

每把木梳都是用一整塊木料製作出來的,蘊含著木材自然的氣息和奉獻的美德。

手作由心

製作梳子的第一步是選材。「我的木梳是手工的,有些步驟需要機器輔佐,但打磨是用手的,時間會拉長,成本會增高,所以我要選擇價格高的木材去做。要有重量,好看的顏色紋路,或者香味要好,起碼要有一兩樣值得去欣賞的,這樣就不僅是功能性,還可以拿來把玩。」檀香木,紫檀和黑檀都是陳憲毅常用的材質。買回木材,先切成厚板材,再靜置數月到數年不等,為的是將木材中的水分自然晾乾,等到確認其不變形、不開裂之後,才能拿來製作梳子。

陳憲毅強調說,現在很多製作木器的廠商會用高溫烘烤的方式來快速乾燥木材,縮短生產週期,但他認為這種方法會破壞和改變木材的纖維,讓油脂流失,並不是自然改變的過程,木材在加工過後就不是很活的東西了。木材是否晾乾到合適的程度,最終完全靠陳憲毅的經驗來判斷。晾乾後,他要選出那些紋路和顏色最漂亮的木材,將梳子的圖樣描畫在上面,用線鋸切割下梳子的雛形,再慢慢進行手工打磨,直到每一個梳齒都圓潤光潔,整個過程歷經上百道工序。

梳子齒是整個梳子最重要的部份,也是最費時費力的部份。一把梳子帶給人的使用感受,主要來自於梳齒。「如果是機械做的,要求就不會那麼高,那種齒是直的,我的是錐形的,要多鋸兩次,工藝更複雜。而且我完全用手工打磨,這樣使用起來感覺才順。」陳憲毅強調說,手作的東西是有心的,有心在,就有力量,有情感。「我對員工說,你做梳子時,最好是快樂的。我做時是在跟它談戀愛,我想了解它的一切,它的特性質感,很多別人注意不到的,我都會注意到。」

一棵大樹從落入土中的種子開始,向下紮根,向上生長。當它變成一株幼苗,便不停息地進行光合作用,淨化空氣,保護水土。然後開花、結果、成材,一棵樹的一生是奉獻的一生。既無為也無求,對每一個停栖在它之上的生靈是平等的,對每一位到它陰蔽下乘涼的過客也是無差別的。「我想這就是余光中先生說的『木德』,德是最重要的,人要有德行,有德才會有福份。我希望人們在使用木梳時,能想到樹高尚的品德,能懷著一顆感恩的心。」

每天早起,或晚上睡前,拿起一把溫潤的木梳,花三五分鐘,用適宜的力道由頭頂百會穴向下,沿各個方向慢慢梳理,將阻塞在體內的氣結疏導出去,放鬆地享受排出負能量的過程,讓自己平心靜氣地睡個好覺,或神清氣足地迎來新的一天。「梳頭是過去的人每天都要做的事情,是很自然的,只是現在的人不再去重視它,這個習慣沒了,其實對人身體影響是很大的。有人說習慣可以看出一個人未來的成就,這個成就未必只是錢。比如你養成吸煙的習慣,你肺部的成就會比別人差;如果你每天梳頭,那健康的成就會比別人好。」

相關文章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