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André Fu

亞洲頂級室內設計師傅厚民

他是香港賭王之孫,卻選擇前往劍橋學習建築,三十歲就設計了楊紫瓊的豪宅,更因一系列奢華酒店和公寓設計而享譽亞洲。

傅厚民初次在設計界展露頭角,是因他操刀設計的香港奕居酒店。在香港這樣喧囂的大都市中,能找到這樣一方寧靜致遠的空間,將香港的現代時尚與東方意境糅合地如此自然妥帖,實屬不易。

傅厚民在香港長大,祖父是香港一代賭王傅老榕。他十四歲移居到英國,後來考取了劍橋大學,取得了藝術學士學位和建築學碩士學位,後又師從英國極簡主義設計大師John Pawson。東西合璧的成長背景,讓傅厚民同時具備了東方文化中謙謙君子,溫潤如玉的儒雅氣質,和英倫紳士的高貴自律,知性擔當。他說:「接觸非常不同的文化,讓我有了非常強的適應性,可以接納不同的環境。」

在2000年從英國回到香港創辦AFSO設計事務所之後,傅厚民完成了一系列倍受矚目和好評的設計項目。路易威登香港快閃公寓,東京四季酒店MOTIF餐廳,倫敦香格里拉酒店GŎNG酒吧等一系列融合東西方文化與風格,同時又明淨雅緻、現代的設計,讓傅厚民收穫了眾多榮譽,如:Maison&Objet Asia的年度設計師,著名設計類雜誌《Wallpaper》評選的「二十佳室內設計師」,《ELLE Decor》評選的「最值得推薦的英國設計師」等等。

儘管成名多年,又出身名門,傅厚民卻一向低調內斂。我們最近有機會採訪到他,請他為大家講述一下在設計行業潛心耕耘多年的經歷和感悟。

André-Fu
出生在香港,畢業於牛津大學,傅厚民的成長背景讓他同時熟悉東、西方文化,並在設計中運用的得心應手。

欣賞過去 創造未來

在劍橋大學就讀期間,傅厚民的學習重點一直沒有離開建築歷史和理論,這些在日後成為他設計理念的核心。「傳統根植於我心。我相信現實性,建築師源於社會發展的方式和人們的生活方式。沒有對過去的欣賞和了解,就永遠無法創新。」傅厚民還曾前往歐洲各地遊歷,那些矗立了數百年,甚至數千年的宏偉壯麗的建築,讓他時時產生敬畏之情。「旅行和英式傳統教育,讓我從不同的角度學習成長,讓我視野更加開闊。」

去年夏天開業的香港瑞吉酒店項目,讓傅厚民再次有機會將自己對過去的欣賞展現在當下。瑞吉酒店於1903年在紐約創辦,是全球最著名的豪華酒店品牌之一。如何將一間大洋彼岸的酒店帶入他的故鄉香港的人文氛圍中,傅厚民將視野投向了瑞吉酒店的歷史。「許多人認為瑞吉酒店只是一間經典的豪華酒店,但事實上,創始人當初將其建造為與朋友聚會的場所。在許多方面,它更像是一座私人宅邸。當你走進紐約瑞吉酒店,出現在面前的不是一個金碧輝煌的大廳,而是非常私密溫情的環境。」

André-Fu_afso
由傅厚民設計的去年竣工的香港瑞吉酒店大廳,在奢華之中有一股賓至如歸的親切感。

傅厚民在香港瑞吉酒店的設計中延續了這種私密感。當客人步入酒店,正如造訪一位故友的私宅,空間被屏風和線條等分割開來,避免疏離的空曠感。處處擺放的絕不雷同的藝術品,更像是在一路欣賞主人的私藏。「對品牌傳承和獨特之處的尊重和誠意是極其重要的,設計的表達和詮釋需要與所在的城市和我們生活的當下息息相關。」

酒店所處的灣仔是香港最繁忙的商業街區,有許多古老的殖民建築裝飾著同樣的圖案,傅厚民將這些圖案也運用在了酒店中。「我給酒店注入了香港的故事,又多加了一個層次,來描繪我記憶中的這座城市,它的建築輪廓和文化歷史。」這座曾經養育了傅厚民的城市,是他如今中西合璧設計風格的文化源泉。儘管他從未在設計中刻意想過要如何去融合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化,但童年時走過的街道,以及那矗立在兩旁的建築早已鐫刻進他的記憶,成為他人生的一部份。

André-Fu_afso
由傅厚民設計的去年竣工的香港瑞吉酒店。

自在行走 忠於初心

傅厚民一直熱愛旅行,這也影響了他的設計。儘管當下發達的網絡和社交媒體,讓身處不同地理位置的人可以看到同樣的圖像和視頻,但傅厚民認為親身去體驗依然會感受到每一地的獨特之處。「歐洲的日光和亞洲的很不一樣。」在他眼中,英格蘭的光更「清脆」,「陽光總是帶著不同的光輝。」

因為工作的關係,傅厚民經常會前往世界各地進行不同的項目設計。每到一處,他都會讓自己儘量沉浸入當地的生活,去理解和欣賞當地人的生活的工作方式。「我去和人們溝通,我開始理解他們的所思所想,他們的工作方式,甚麼是他們真實的文化,甚麼不是,這是一種非常有趣的了解一個地方的方式。」

André-Fu_53W53
André Fu 設計的公寓在 Jean Nouvel’s MoMA tower.

許多人感覺走進傅厚民設計的項目中,像是在觀賞一部電影。「我做的許多酒店、餐廳等項目都與旅途有關,空間是一層層展開的,直到呈現出全貌。」傅厚民說他是在為別人講述一個故事,像是在回顧他的一場旅行,告訴人們在那裏曾經發生過甚麼。

通常一個大型酒店項目從初始概念到最終完成,都需要花費數年時間,這在當下瞬息萬變的社會中,是一段「漫長的時光」,很難預料期間會發生甚麼。「你永遠無法料到四到六年中的趨勢將如何發展,最終要做的是忠於自己,相信最初的想法,盡力避免偏離它。」

André-Fu_afso
André Fu 設計的公寓在 Jean Nouvel’s MoMA tower.

傅厚民的設計在觀感上,從來不是光芒四射的,他喜歡採用「天然的真材實料」,尤其是木材和石材。「用很簡單的方式來使用這些真材實料,經過細緻打造,就可以創造出非常不同凡響的效果。」他說自己打造室內設計項目時,最重要的原則是「舒服」。「舒適是設計的本質。無論是畫廊、博物館、酒店,還是一個工作環境,當設計它們時,腦中有一種要舒適的意識,那就會融入其中,吸引到人。」

André-Fu_detail
傅厚民喜歡在設計中使用純天然的材質,精心打造的木材、石材呈現出令人讚歎的視覺效果。

今年夏天,傅厚民位於日本京都的三井花園酒店項目即將竣工。他東方禪意意境與西方現代簡約相得益彰的設計風格,將使酒店在京都這座千年古城中展露出溫潤如寶玉,優雅似珍珠般的神采。「我在那裏的過程還是去交流、去理解,然後,把我經歷的過程詮釋出來,提出了一個設計方案。」傅厚民謙遜地說道:「我們生活在一個無法預測的快速發展的時代,能有機會通過這些挑戰來表達自己,我想我的生活已經很有意義了。」

相關文章

Yu-Shui-Jun

隨遇而安

復讀三年只為上心儀的美院,放棄優厚的留校工作,去追求心中生活的樣子。遇水君如今獨居於一所郊外民宅,愜意逍遙地過著他的草木生活,怎知名號卻越傳越廣。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