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法蘭西女騎士的快意人生

作為埃菲爾鐵塔設計者Gustave Eiffel的玄外孫女,她繼承了家族的另一項傳統。

在自然界中,馬是最健美、最優雅的動物之一。它們風一般的奔馳,天鵝絨般閃亮的皮毛,靈動的眼睛,都讓人類無比著迷。Virginie Couperie-Eiffel就是這樣一位馬的忠實熱愛者,對她來說,馬就像是生活中最親密的朋友和伴侶。

「在馬鞍上的每一刻都是值得的。」做為法國的冠軍騎手,Virginie這樣告訴我們,而她另一個廣為人知的身份,是埃菲爾鐵塔設計者Gustave Eiffel的玄孫女。當Virginie於埃菲爾鐵塔建成超過百年之後,Virginie在這座人類建築史上的奇蹟腳下,成功創辦了世界級的馬術比賽。關於Couperie-Eiffel家族跨越幾代人的故事,在這一刻像是迎來了輝煌的高潮。

「我簡直就是出生在馬背上。」說起自己熱愛的馬,Virginie總是抑制不住滿心的興奮。她說,她的母親在生下她的前一個月還在騎馬。在她小時候,透過臥室的窗戶就可以看到在法國波爾多地區舉辦的第一場馬術比賽,比賽是她的父親創辦的。甚至她記事起的第一個夥伴都是一匹名叫Pompon的小馬。「我會為了Pompon歡樂或是悲傷。」 Virginie說那時她幾乎每天都和她的小馬在一起。

Virginie-Couperie-Eiffel_Gustave-Eiffel_Eiffel-Tower_2005-French-Championship-of-show-jumping_-Eiffel-Academy
Virginie Couperie-Eiffel騎馬立在巴黎埃菲爾鐵塔的腳下,為巴黎埃菲爾馬術障礙賽拍攝宣傳照。在巴黎舉行馬術賽事也是她的先祖,埃菲爾鐵塔的設計者Gustave Eiffel的夢想。 Photographer by Hugo Glendinning / Exhibition: Yee-Haw. Artist: Paola Pivi. Courtesy of Galerie Perrotin & Longines Paris Eiffel Jumping

Virginie生長在法國西南部波爾多地區一個小城鎮,那裏有一座著名的中世紀城堡,令人垂涎欲滴的美食和舉世聞名的甜酒。她和她的家人生活在Bacon莊園,在Virginie出生之前,她的家族已經在這裏培育英格蘭阿拉伯馬超過一個世紀了。Virginie用「野生的(wild)」這個詞來形容她的童年生活。「在田園詩般的多爾多涅河畔茂密的樹林裏,跟隨著大自然的節奏。我的童年回憶全部是晴空下駕駛拖拉機和農田耕作,當然還有享受真正的田園生活的樂趣。」

Virginie的父親則完全繼承了家族中關於騎馬的貴族傳統。Couperie這個姓氏,最早可以追溯至Joseph Fouche,也就是奧特蘭托公爵,他曾做為拿破侖擔任過警察部長,征戰在馬背上。儘管在法國大革命時期失去了貴族爵位,Couperie家族依然在二十世紀繼續享受他們的馬上生活,這是歐洲傳統貴族教育項目的一種。同時他們還飼養馬匹,參加一些馬術比賽。

而讓整個家族引以為傲的建築大師Gustave Eiffel,是Virginie母親的曾曾祖父。他堪稱是人類近現代史上最偉大的建築設計師和金屬結構工程師。他最著名的作品莫過於巴黎的埃菲爾鐵塔,其它作品還有紐約港自由女神像的骨架,巴拿馬運河的水閘和法國特呂耶爾河上的鋼拱橋等等,人們稱他為「用鋼鐵創造了奇蹟的人」。

Virginie-Couperie-Eiffel_Gustave-Eiffel_Eiffel-Tower_2005-French-Championship-of-show-jumping_Eiffel-Academy
左圖:小說《古斯塔夫.埃菲爾:鋼鐵巨人》的封面,作者Phillippe Couperie-Eiffel 、Eddy Simon和Joël Alessandra。右圖:《古斯塔夫.埃菲爾:鋼鐵巨人》中的插圖。1889年,為紀念法國大革命100週年,巴黎舉辦了大型國際博覽會以示慶祝,博覽會上最引人注目的展品便是埃菲爾鐵塔。插圖繪製:Joël Alessandra

「Gustave Eiffel一直為我們貫注著關於激情和夢想、勇氣和創新所帶來的力量。努力拚搏,並且要有團隊精神,團結一心,就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的。」當Virginie仰望著祖先的傑作——埃菲爾鐵塔時,總是能獲得這樣的鼓勵和啟迪。正是這種源自血脈中的力量,讓她得以在賽馬場上勇往直前。

Virginie告訴我們,家族的傳承是讓她成為騎手的重要原因。她的父親很早便開始教四個孩子騎馬,Virginie還記得每天清晨,大家早早起床一個個排隊等著練習騎馬時的情景。這些經歷早已刻在了她的腦海中,直到今天,當她閉上眼睛,感覺那還像是在昨天一樣。父親把她抱上了馬背,然後她就可以連續騎上幾個小時,一遍又一遍,就像是在把桿上練習的芭蕾舞者。

「我們百分百地投入進了這種生活,從早到晚,吃飯睡覺都在想著馬。」除去還要做增強肌肉和柔韌性的訓練外,更多的練習在於增進馬與騎手之間的聯繫,同時騎手要培養自己擁有像馬一樣的美好品格。「馬的慷慨、善良和靈敏。」

經過長年累月的付出,Virginie終於得到了相應的回報。當她進入青春期的時候,她開始領悟到一些關於騎術的關鍵,那並不是一門關於如何駕馭馬的技術,而是要在領導和夥伴關係之間找到一種平衡。「馬教會了我們甚麼是高貴,如何傾聽,如何謙卑和自我反省。」Virginie告訴我們,她自己的這份心得恰好印證了她父親說過的「永遠別和馬作對,要成為牠的夥伴。」

Virginie回憶起在她最重大的一次比賽——2005年法國馬術錦標賽前夕,她因壓力太大而輾轉反側。「我在比賽前一晚躺在床上想,我已經來參加比賽了,我能感覺到我的專注度在一點點地提升。」第二天,Virginie在比賽中過關斬將,最終來到了決賽賽場上。「我騎在Jolie B’Neville的馬鞍上,她是一匹性格很好的母馬。」他們一起跨過了六個障礙,一個比一個高。「這一切在我的腦海中好像放慢了腳步。」 Virginie回憶說:「每一個障礙我必須都要跨的完美無瑕。在跨最後一個障礙時,我非常地興奮,我能感到我的馬也很興奮。但我們必須讓自己平靜下來,別那麼急著去贏。也就是一秒鐘的時間,我跨過了最後一個障礙,我閉上雙眼,舉起雙臂,我是冠軍了!」

Virginie-Couperie-Eiffel_Gustave-Eiffel_Eiffel-Tower_2005-French-Championship-of-show-jumping_Eiffel-Academy
Virginie Couperie-Eiffel騎乘Jolie B’Neville,在2005年法國馬術障礙賽上奪冠。照片提供由 Virginie Couperie-Eiffel

在這樣一次次的比賽中,Virginie越來越感受到人和馬之間那種合作的夥伴關係。「我瞭解我的馬,馬也瞭解我。只要你需要,馬會為了你無償地付出一切。」

在Virginie退役的那一天,她形容那一刻簡直像是一場葬禮,她不得不與騎著賽馬在賽場上馳騁的日子告別了。好在她很快找到了與賽馬有關的新事業——把年輕的騎手訓練成新的冠軍。Virginie開辦了一所Eiffel Academy學院。她目前正在學校裏教授有天分的年輕騎手,包括她的侄女Marie,還有Mathilde Pinault。

如今,Virginie的生活奔波在Bacon莊園的學校和她和丈夫Charles Berling在蒙馬特的家之間。她已經舉辦了三年Longines Paris Eiffel Jumping障礙馬術賽。這項為期三天的賽事吸引了全世界最好的騎手和賽馬,還有眾多社會名流和藝術家,如:歌星布魯斯.斯普林斯汀和帕蒂.莎爾法,他們會來觀看他們女兒Jessica,美國馬術冠軍的比賽。法國影星瑪麗昂.歌迪亞和吉繞姆.科奈特,以及美國影星薩爾瑪.海耶克。而最令Virginie高興的是,這項賽事是在巴黎舉辦。當她看到那高聳入雲的埃菲爾鐵塔時,總是會感到來自她的父母和先祖Gustave Eiffel那欣慰的目光和微笑。

「我抬頭仰望埃菲爾鐵塔那由鋼筋交織而成的塔身,我能感覺到自由的微風從我身旁穿過。通透和明亮的結構真的讓這座高塔既堅固又穩定,直達天際。而不斷繼續向更高處衝去的精神,正是我被贈與的最寶貴的遺產。」

Virginie-Couperie-Eiffel_Gustave-Eiffel_Eiffel-Tower_2005-French-Championship-of-show-jumping_-Eiffel-Academy
2016年巴黎埃菲爾馬術障礙賽將於7月1日晚上開幕,為期三天,並免費向公眾開放。主辦方旨在讓賽事成為一個充滿幸福和歡樂的,主題為馬,藝術、文化和優雅的文化活動。 照片提供由 Virginie Couperie-Eiffel

相關文章

自公司成立以來,聖路易斯的工廠就在同一地點。 其紅色屋頂由古斯塔夫·埃菲爾設計,他也曾在埃菲爾鐵塔和自由女神像上工作。

水晶傳奇

一座地處法國邊陲的小村莊,在過往的四百年裏,製作出了令法國和英國國王都為之讚歎傾倒的精美水晶,這背後又有著怎樣不為人知的傳奇故事呢?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