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通訊

Newsletter

風雨中撐起的自由之魂

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風雨中撐起的自由之魂

為紀念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持續一周年,旅加雕塑家李犇創作了一件浮雕作品,以此記錄下那些將載入史冊的永恆瞬間。

「身為藝術家要記錄下他所處時代的正義與良知,並將這種精神感染更多人,更要留給後世。」

2020年6月30日,北京的天空陰雲密佈,隨即電閃雷鳴,許多地方降下了大顆的冰雹,外形居然酷似正在全球流行的CCP冠狀病毒。然而,似乎沒有人去關注這天氣的詭異變化。在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持續一年之後,就在這一天,中共通過了令全球為之嘩然的《香港國安法》,公然撕毀當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違反「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曾經閃耀的東方之珠被一層血色的陰影籠罩著。

第二天便是7月1日,自從2003年起,每年由港人自發舉行的7.1大遊行,一直是香港堅守民主與自由的象徵性活動。而今年,世界各地的人們都在為香港人擔憂,面對剛頒布的嚴刑峻法,還有香港警署發出的遊行反對通知書,香港人究竟該何去何從。

隨著清晨太陽的升起,香港人陸續走向了街頭,從幾千到數萬,再到數十萬。許多人依然堅持身著黑衫,手持標語,帶著口罩,拿著雨傘。儘管手持盾牌警棍的警察站滿了街道;儘管催淚彈、水炮車會隨時開始攻擊遊行人群;儘管在過去的一年已經有成千上萬的香港人被抓捕、被消失、被跳樓、被投海,但香港人還是義無反顧,再次走了出來,為了守護自己為之辛苦打拼的美麗家園,為了讓自己和子孫後代不被專制強權奴役,為了不失去生而為人所應有的天賦自由。哪怕明知自己面對的是這樣一個沒有公理法律約束的暴力極權,哪怕明知這也許是最後一次的機會,出去了,就再也回不來。

最終,有近四百位香港人在此次7.1大遊行中遭到拘捕,有十人因違反《國安法》而遭到起訴,其中最小的才只有15歲。事實上,在過去一年裏,像這樣手無寸鐵的民眾在和平抗議遊行時,遭到警方毆打抓捕,甚至槍擊的事件,在香港從未停止過。而香港人在整個抗爭過程中所表現出的理性、堅韌、智慧和勇氣震撼了世界,儘管面對著前所未有的危機,但他們已不再孤單,許多身處世界各地的善良正義人士,都紛紛站出來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對香港人的支持,旅居加拿大的藝術家李犇就是其中一位。

李犇生長在藝術世家,畢業於中國最高藝術學府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從事雕塑二十七年,作品曾屢獲國內、國際獎項。今年6月1日起,他開始著手創作浮雕「靈魂永鑄」。這件3.6米長、1.2米高的浮雕作品,取材自著名漫畫家郭競雄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系列畫作之一,綜合刻劃了2019年下半年起香港人為爭取民主自由,對抗港警暴力鎮壓的一些重大標誌性場景。「香港反送中活動不知不覺已經一年了,我覺得作為藝術家,應該去記錄下歷史上正義的瞬間。」李犇說,這件作品將是他創作的一系列以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為主題的雕塑之一,他希望以這種藝術形式與大家共同回顧抗議活動期間出現的震撼、感動世界的事件和人物,並永遠記錄下這一段段真實寶貴的歷史,正如下面這些特別的時刻。

去年6月9日,為要求港府撤回剝奪香港司法獨立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人口僅有七百多萬的香港就有超過兩百萬人和平走上街頭,表達對該條例及港府的不滿,此後在港人一次次的街頭抗議及和平訴求中,香港政府不但沒有傾聽港人的聲音,反而出動警察不斷使用催淚彈、警棍等暴力手段。香港民眾們不得不用雨傘對抗催淚彈;以雙手交叉的姿勢表達自己拒絕中共強權、期待和平的意願。身為藝術家的李犇根據一些現場照片和資料,創作了兩件雕塑作品。

6月12日凌晨,港人為阻止《逃犯條例》「二讀」通過,近萬人來到立法會附近抗議。現場被手持盾牌警棍的港警圍得水洩不通,火藥味不斷升級。這時,一位身著藍衣的女孩來到警察隊伍面前,背對他們坐在了地上,以自己瘦弱的身軀擋住了警察向抗議人群的進逼。女孩平靜坦然的狀態與身後全副武裝、嚴陣以待的警察形成鮮明的對比,現場瞬間安靜下來,只剩相機快門的咔嚓聲。這位名叫林嘉露的女孩後來被許多媒體稱作「盾牌女孩」,並將她比作六四時的「坦克人」。李犇在看到她的報道之後,創作了一座雕像將那一瞬間永恆定格。

「我曾在北京親身經歷過六四。」李犇說,看到如今在街頭抗爭的香港學子們,讓他彷如看到了當年的自己和他的同學們。1989年,李犇剛從沈陽考入中央美院附中,儘管才是個中學生,他也跟隨一些學長們去天安門廣場參加了抗議集權腐敗、爭取民主的活動。6月4日凌晨三點多,從廣場回到宿舍休息的李犇被一陣密集的槍聲驚醒,迷矇之際,他還以為是抗議成功了,大家在放鞭炮慶祝。緊接著,幾位高年級學生和老師慌慌張張飛奔回了學校宿舍,一邊跑、一邊喊:「殺人了,殺人了······」李犇這才知道,原來是中共出動了坦克和軍人鎮壓在天安門廣場和平抗議的學生,看著身體不由自主發抖的同學和老師們,李犇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了中共統治的殘暴。

隨後,李犇和他的同學們被老師勸回家。當半個月後他們重返校園時,北京完全變了,到處是彩旗、鮮花,一片太平盛世的景象,之前那場血腥鎮壓似乎從來沒發生過。學生回校後並沒有開始上課,而是天天被洗腦,批判「六四」,說那些和平抗議的學生和市民是殺人的暴徒,而真正用機槍坦克屠殺手無寸鐵民眾的軍人,卻被宣傳成了英雄。

轉眼之間,三十年過去了,那段不堪回首的血腥記憶,被李犇塵封在了心底。就在去年,當他看到那些烈日下奔走在街頭,用雨傘和口罩對抗催淚彈和警棍,甚至直面槍口的香港學生時,他當年淤積在心中的義憤和痛苦似乎在一瞬間爆發出來。「我想去香港,衝在最前面,為那些孩子們擋住槍林彈雨。」可惜因為護照等原因,他未能成行,卻為自己一直以來的困惑找到了答案。

「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李犇說:「作為一個活在當代的藝術家,我們究竟應該做些什麼。」在中國大陸時,李犇曾親眼看著身邊才華橫溢的老師、同學,為了名利而去創作那些為中共歌功頌德,為民眾洗腦的作品,他心中感到深深的悲哀和無奈,「至少可以非暴力不合作吧!但太少人能做到了。」後來,李犇選擇離開中國,在加拿大有了自由的創作環境,也對自己身為藝術家的使命有了更深的認識。「身為藝術家要記錄下他所處時代的正義與良知,並將這種精神感染更多人,更要留給後世。」

「他們為了追尋心中的正義,為了爭取天賦的自由,儘管失去了生命,卻在歷史長河中留下了一座座永恆的豐碑,我希望自己能盡作為雕塑家的一點微薄之力去雕塑那一座座的豐碑,留給歷史。」

「我知道中共一定又會像當年六四一樣,去給中國人洗腦。」李犇說:「欺騙大家香港人是暴徒,是廢青。他們會糾集國內那些搞藝術的人來搞各種文藝作品、影視作品來做虛假宣傳。所以,我們一定也要做,去告訴人們真相。」李犇接下來準備把在這次反送中抗議活動中失去生命的人們永遠記錄下來。「我會盡力找到每一個死去的人的頭像,為他們做雕塑,就像死因被港警公然造假的陳彥霖,希望大家都能記住他們。他們為了追尋心中的正義,為了爭取天賦的自由,儘管失去了生命,卻在歷史長河中留下了一座座永恆的豐碑,我希望自己能盡作為雕塑家的一點微薄之力去雕塑那一座座的豐碑,留給歷史。」

相關文章

自公司成立以來,聖路易斯的工廠就在同一地點。 其紅色屋頂由古斯塔夫·埃菲爾設計,他也曾在埃菲爾鐵塔和自由女神像上工作。

水晶傳奇

一座地處法國邊陲的小村莊,在過往的四百年裏,製作出了令法國和英國國王都為之讚歎傾倒的精美水晶,這背後又有著怎樣不為人知的傳奇故事呢?

瓊樓如奇

可曾記得金庸筆下不食人間煙火的奇女子小龍女?與冰雪為伴,潛心修行,成就不染一絲塵埃的絕代風華。那令人無限嚮往的玉潔冰清的世界,如今只與你一步之遙。踏入這道神奇之門,通向一個奇幻之旅,超脫塵世繁雜,進入透明世界,冷卻煩躁心情,一眼看徹層層世界,做一日仙人,自在逍遙!

舌燦蓮花

從領舞演員到主持人,來自美國神韻藝術團的周璽知在弘揚中國神傳文化的道路上,又開始了全新的征程。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