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Lark-Mason_arts

西鑒東韻

作為當代最具國際聲望的中國古董鑒定專家之一,身為西方人的Lark Mason一直用自己對中國藝術與文化的熱愛感染著越來越多的人。

從1979年至2003年,羅梅生(Lark Mason)一直在蘇富比拍賣行擔任總鑒定師和中國藝術品顧問專家,同時還是在線拍賣業務的總監。他曾對溫莎公爵和杰奎琳·肯尼迪的私人藏品進行過估價,還曾擔任過紐約亞洲週協會的主席。

羅梅生最引起世人矚目的一次成功拍賣,是將一把中國古董椅賣出了超過一百萬美元的高價,這在當時刷新了歷史記錄,也讓中國古董在全球拍賣界擁有了更高的地位。「有人帶著一把中國椅子來找我,但這把椅子的設計完全是西式的。」羅梅生仔細地審視著這把椅子,發現拋去外觀,它的結構和工藝都是中式的,材料還使用了中國人喜愛的珍貴紫檀木。這些看似矛盾的結論引發了他更多的思考:這把椅子究竟是在哪裏製作的?為甚麼要做成這個樣式?

要想成為一名傑出的古董鑒定專家,所需的敏銳觀察力和縝密分析能力不亞於影視劇裏的大偵探,豐富的歷史和文化風俗知識更是不可或缺。羅梅生在進入蘇富比之前,就在中國工藝和藝術領域鑽研多年,對中國古代家具尤其有研究。1988年,中國著名學者和鑒定專家王世襄先生曾邀請羅梅生前往北京,協助他翻譯耗費畢生心血的著作《明式家具珍賞》,而這把「來歷不明」的椅子,正是促成羅梅生此行的重要原因。

「(在中國)有一個最重要的地方,那就是圓明園。」羅梅生分析:「清朝皇室將來自西方的顧問、科學家和數學家納入了他們的朝堂,他們在圓明園裏擺放一些西式家具是完全合理的。皇帝希望別人看到他是一個國際化的人,不是只知道本國的事情。」

羅梅生推斷這把椅子應該是由西方家具工匠設計,由清代宮廷造辦處裏的工匠們依據圖樣或實物製作了它,並在十八世紀中期把它放入了圓明園。正是羅梅生的這番推斷,讓這把椅子在隨後的拍賣中賣出了破紀錄的高價,也讓遠在地球另一端的王世襄老先生注意到了他。

Lark-Mason_arts
Lark曾經將一把中國古董椅子拍賣出了破紀錄的高價,令他在業內名聲大噪。

與大師同行

如今回憶起與王世襄先生共度的時光,羅梅生依然感慨萬千。為了完成《中國家具鑒賞》一書的翻譯工作,他與王世襄先生在北京一起工作了一年,兩人幾乎每天都泡在一起。這讓羅梅生得以有機會深入了解中國的社會民情,去體會那種中國式的簡單快樂又充滿人情味的生活。

王世襄先生常被人戲稱作「京城第一大玩家」,他學識淵博,對文物研究與鑒定有精深的造詣,從書畫、雕塑到家具、建築無不精通。更對養鴿子和蟈蟈、斗蟋蟀,還有摔跤、馴鷹等情有獨鐘,還是一位公認的手藝高超的廚師。王世襄先生的高徒之一,收藏家馬未都先生回憶起自己的恩師,就曾對老人家燒的「燜蔥」念念不忘。

羅梅生在與王世襄先生相處的時光裏,最難忘的是那些「簡單的日常生活」。「每天早上起床,我都是先吃早餐,然後騎自行車去他家。我坐在他對面,邊聽著鳥叫聲,邊寫東西。這番經歷是非常難能可貴的,每天能與這樣一位偉大的學者面對面。他與歷史之間有著奇妙的聯繫,而我因為和他接觸過,也和過去建立起了這種聯繫。」

後來,王世襄先生找來的這位洋人「玩伴」,成為了全球最權威的中國古董鑒定專家之一。更重要的是羅梅生通過和老先生相處的經歷,對中國文化變得更加親切和崇敬。從那之後,每一件古董都不僅代表著古老高超的工藝和藝術,更代表了當時人們對美好和精緻生活的追求,這是一份非常寶貴的精神遺產,值得現在的人們去賞析和品味,珍惜和借鑒。

跨越時空的永恆

「古董是很有感染力的,任何對設計和材質有感覺的人,都會被中國藝術品吸引,因為它們跨越了文化的界限。」這種文化跨越是多方面的,有時從設計的初衷開始,便展示出中國工藝品和藝術品的獨特性。「許多中國物件都會把重點放在功能性上,以最高效的方式滿足功能需求,同時也要傳遞美感。他們會採用盡可能少的材料來製作出他們想要的東西。」

例如:明代的椅子就是功能性與美學完美結合的典範,即便放到今天,看上去也不過時,甚至有些設計理念是超前的。「這些椅子完全可以放進現代藝術館。從本質上講,它們是線條構成的,這些線條非常堅固。你可以看到木頭框架將這把椅子構建起來,這是工程學上了不起的成就,這種堅固的結構,可以讓人們穩固地坐上去。」

Lark-Mason_arts
明代古董椅子兼具優美的外型和實用的功能性,符合人體工學設計。

同時明代的椅子又是美的,它講求結構比例,符合人體工學,既考慮到節省材料的經濟性,又考慮到實用性和舒適度,甚至讓人可以有健康的坐姿。比如:工匠會在椅背中間安裝一塊符合脊柱彎曲度的木板,叫做「靠背板」。扶手也會有一個符合胳膊的弧度,這些都是既美觀,又能增加舒適性的設計。

此外,中國家具在材料的選擇和使用上也是分外講究。「中國人一直對周邊的大自然充滿了興趣。」羅梅生說,亞洲工匠不會追逐潮流,他們總是在作品中表達那些普世的、永恆的理念。「從本質上來說,這些設計遠超那些瞬息萬變的流行趨勢,它們從很多方面與自然有更深的連接。」像是石材、漆、木材和紙張,一看到它們,人們就會聯想到大自然。

「我喜歡各種各樣的樣式和材料,它們在視覺和觸覺上都能與人互動。當我們觸摸它們,它們能帶來不同的感覺,這是我們人類體驗的一部份。」中國工匠們還會在材料上進行創新,讓一種材質變化出更多種可能。例如:將木材切割成小段,再拼接起來形成竹子一樣一節一節的效果。

「(中國人的住宅)周圍經常有竹林,竹子在中國文化中有很好的寓意,它們有韌性,能承受風雨而不折斷。」羅梅生說這種托物言志的手法,在中國工藝品和藝術品中非常常見,并向我們展示了一件玉石雕刻。「他雕刻了一座巨大的山峰,在峭壁上生長著樹木。它在鼓勵我們去想象,不拘於眼前所看到的。」山峰象征著穩健雄厚,峭壁上卓然獨立的樹木同樣有堅韌和高尚意味。

令羅梅生充滿遐想的中國藝術和文化,以及其中所蘊藏的美好寓意和深刻哲理,如今正在被越來越多的西方人了解和接受,這其中有羅梅生的一份努力,他曾在2016年和2017年志願擔任紐約亞洲週協會的主席。近幾年來,該協會在年度拍賣會上已經拍出了高達兩億美元的東方藝術品。「我熱愛中國藝術和文化,(舉行拍賣會)這是一種吸引人們來了解它和關注它的方式,我願意去做這件事。」

相關文章

舌燦蓮花

從領舞演員到主持人,來自美國神韻藝術團的周璽知在弘揚中國神傳文化的道路上,又開始了全新的征程。

東西交會 光耀歷史

不知出於甚麼機緣,中國大清的康熙皇帝和法國國王路易十四這一對君王的交會能有如此完美的鏡像,它賦予了歐洲和中國探尋彼此、提升彼此的歷史契機,也映照出東西文明中那交相輝映的一面。

霓裳華服妝天下

當我們欣賞著兩千年前那意境清雅、氣度富麗的漢服時,我們的腳步會在裙裾的飄逸中愈發顯得堅定輕快,我們的心靈會在無拘無束的空間中得到釋放。真正的時尚,應是不會在時光的洗刷下褪去永恆的光彩;而對於服飾的美麗追求,也不應被任何光怪陸離的表象而改變方向。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