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zhangliang_Chinese-realist-painter_The-Peaches

西方油畫中的東方魂

他是一位極具天賦的華裔青年畫家。身在西方,從古典寫實油畫中汲取著技法和美學的理念,再將中國傳統文化的獨特韻致與哲思融入其中。

初看張亮的油畫作品,會讓人沉浸在一種意猶未盡的感受之中。畫面上的靜物極盡寫實,卻傳遞著某種不可言說的巧妙構思,如中國畫的寫意般,蘊藏著作者想要傳達的特定寓意。「當你把西方油畫材料基礎上的極致表現力,呈現在一個精微的空間裏,再用上東方文化的灑脫筆墨與自然韻味,這就是一種新興事物,還有很多人沒有認識到這一點。」

如今已過而立之年的張亮,十二歲時與畫結緣。那時他讀小學六年級,一位美術老師來校招藝術生,考題是讓學生兩兩相對而坐互相畫像。「我畫了一半老師就過來問我,你是不是之前學過?我說沒有,他當場就第一個把我錄取了。」後來張亮又拿自己一幅題為《媽媽織毛衣》的紙版畫參加湖北小畫家雜誌的比賽,卻被取消了參賽資格。原因令人啼笑皆非,「老師說人家不相信這是十二歲孩子畫的,肯定是老師幫忙了……」

zhangliang_Chinese-realist-painter
張亮在他的作品前。

回憶自己的藝術生涯,張亮認為有兩個人對他影響很大。一位是啟蒙老師梁文學,慧眼識珠認定他有繪畫天份,並引導他步入藝術殿堂的大門;另一位則是畫家冷軍,正是他的畫令張亮對寫實風格有了新的理解。「在出國前,我就有機會經常觀摩到冷軍老師的畫作,我認為他是當今最傑出的寫實人物畫家。」張亮描述冷軍的畫是細而不膩,準確又不失灑脫。「這正是西方寫實油畫與中國傳統文化的一種契合。」

從繪畫寫實的角度來說,許多人認為西畫從構圖、透視、色彩和技法等,都較中國畫有優勢,但張亮認為這種觀點太絕對了。卡拉瓦喬創作於文藝復興時期的名畫《水果籃》被視為西方繪畫體系中里程碑式的作品,畫面中準確的透視,對不同水果豐富色彩和質感的準確表達,都成為日後西方畫師的標桿。而早在中國唐宋時期,畫家李嵩也曾畫出《花籃圖》這樣類似的作品,插滿鮮花的花籃,複雜的編織結構,以及繽紛繁複的花朵,也都得到了很好的塑造和呈現。

zhangliang_basket-of-fruit_Michelangelo-Merisi_a-basket-of-flowers_li-song
卡拉瓦喬1596年的名畫《水果籃》(左)與中國唐宋畫家李嵩的《花籃圖》(右),東、西方兩種不同的藝術表現手法與風格塑造同一主題的對比。

「中國畫到了南宋和元代,才發展到『不專以形似,獨得於象外』,可見東西方繪畫之間有許多相通之處,並無絕對的高下之分。」在多年的繪畫技藝的磨練和探索之後,張亮目前的作品採用了西方寫實油畫為表現手法,以中國文化的儒釋道理念為內核,托物言志,將清淨寂定的禪意和陰陽承轉的道心融匯在畫的一筆一墨之中。這個看似盡取東西方藝術美學與思想精華的創作思路,實踐中並不容易,需要人生的閱歷和性情的磨礪,更要畫家有一顆懂得欣賞和珍惜萬物的仁心和情懷。

zhangliang_Chinese-realist-painter_Things go the way you want
張亮油畫作品《事事如意》,用「柿」與「事」的諧音表達美好吉祥的寓意。

有一次張亮畫桃子,四個桃子,他挑出其中的兩個一週畫完了。隨後,他把四個桃子裝進袋子放入了冰箱。「我像哄小孩一樣對桃子說,『你們可別壞了,我在畫你們呢!你們多幸運啊!』一個半月之後,當我把袋子拿出來想給畫作調整時,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那兩個之前我沒畫的桃子都爛掉了,而畫過的兩個桃子居然還很新鮮,顏色變化都不大。」這次經歷讓張亮真實體驗到了「萬物有靈」,他之後經常採用這種與水果「溝通」的方式。「我沒太跟人提起過這件事,大概別人會覺得這是天方夜譚吧!但我覺得這其中的原因是『欣賞』,當你真的發自內心去欣賞一個物件時,對方真的會為你綻放,而被遺棄的會迅速枯萎,這就是生命造化的神奇啊!」

張亮認為欣賞是一種理性與正念,用不偏不倚的視角去看待一個事物、一個人,理解每個生命的得之不易,去發掘他們的閃光點,並將這些最終結合在一幅畫面中,用精心的佈局和營造來傳達作者的觀念。「任何藝術形式都是這樣,你畫的不夠好,你的觀點再好,觀眾的心門就打不開,更談不上溝通,反之亦然。」張亮有一幅作品名為《桃之夭夭》,畫面上五個桃子彷彿漂浮在一塊牛仔布面料的背景上,三角形的構圖,穩定中又透著一絲不安。張亮說這幅畫是他移民到北美之後,真實的心境體現。「任何人來到一個陌生國家都會有一種不安全感吧!我覺得獲得自由與安全是人往前進的重要心裏因素,人類的矛盾與文明的發展都由此在演化。『桃之夭夭』原意是形容事物的繁榮興盛,後來卻有了溜之大吉的意思。我想人生懂得進取是一種力量,但是懂得退出也是一種智慧。這就是我在畫中用西方形式闡述東方哲學,並連接現實生活的方式。」

zhangliang_Chinese-realist-painter_01
古典寫實油畫需要畫家高超的技巧和投入與耐心,圖為張亮在專注的創作中。

在有了相機和拍照更方便的手機之後,許多人認為寫實油畫已沒有太有存在價值,張亮對此完全持不同觀點。「畫畫就是畫畫,拍照就是拍照。就像書法,電腦寫字板已經很先進了,也寫不出王羲之的《蘭亭序》。無論甚麼時候,扎實的基本功和傳統的審美法則在根本程度上決定著創作的深度和份量。現代派重視觀念,不在乎材料和基本功,但在靠電腦完成的電影動畫和特效中,寫實功夫還是重要的。」張亮說,他的學生中有許多想將來進入大學學習動畫和電影製作,在入學時,這些大學很看重學生準確的造型能力。「也許西方繪畫界把一些傳統的東西丟棄了,但在影視行業這些古典的東西還在延續。」

「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上雲卷雲舒。」如今的張亮已經逐漸適應了遠離故土在加拿大的生活。他認為決定一位藝術家成就的,最終還是修養,不斷體悟著生活,不斷認知著自我。對於未來的創作之路,他也愈加淡然從容,「平平常常見真性,樸素之中見高華。」

zhangliang_Chinese-realist-painter_the-fresh-breeze-plucks-longan
張亮油畫作品《新風折桂》。

相關文章

top_culture_chinese-charactor

漢字的故事

世界上所有的文化遺產和傳承中,沒有任何東西比人類語言更重要。而所有現有語言中,漢字流傳最為久遠。在今天世界上大部分書寫語言中,漢字這種圖象文字是獨一無二的。有些古代書寫系統也是使用圖象,如埃及象形文字和美索不達米亞的楔形文字。但它們早在兩千年前就已經消失了。

靜思空間

生活中需要有一些專屬時刻,有一些特別的場景,在此與自己的心靈進行深入的對話。然後收拾起心情,繼續前行,去欣賞前路的風景。《品位》雜誌精心打造了以下幾處雅緻靜謐的空間,希望您在其中可以度過一段段雲淡風輕的美麗時光。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