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霓裳華服妝天下

當我們欣賞著兩千年前那意境清雅、氣度富麗的漢服時,我們的腳步會在裙裾的飄逸中愈發顯得堅定輕快,我們的心靈會在無拘無束的空間中得到釋放。真正的時尚,應是不會在時光的洗刷下褪去永恆的光彩;而對於服飾的美麗追求,也不應被任何光怪陸離的表象而改變方向。

縱觀五千年的人類文明歷史,「衣」一直是最基本的生存需求,同時又無聲地記載著人類的思想進程和文明發展。最簡單的用來遮體禦寒的「衣」一步一步按照社會的演變,成長為多彩多姿的服飾,也演變成一項最生動活躍的藝術。可以說,服飾的發展代表著一個個過往時代的社會萬象和人文風情,對於服飾的用心,凝結著一個民族對自身由衷的自豪感和來自生活的智慧精華。

在歷史上,儘管東西方的文化商貿從未停止過,但對於服飾,卻因文化體系的不同,各自有各自的堅持。時至今日,科技的發展縮短了地理上的距離,也將全球化的思想風潮蔓延開去。知名的歐美服飾品牌在全球流行,成為當代服飾的「領軍人」;而歷史悠久的東方人也將兩千年前的華麗漢服重新推向舞臺,讓西方人歎為觀止。各大秀場的新品中不斷閃現東方元素,是對中華文化之博大精深的深深敬意。作為中華兒女,我們該如何自豪地面對中華服飾文化的精美磅礡,作為時尚編輯的蘭君,暫時放下現今潮流,和大家一起從服飾的起源傳承和文化內涵上來探索對比東西方服飾文化的發展和變化。

唐朝,齊胸襦裙

說起中國的漢服,人們往往會先聯想到古裝影視劇裏寬袍大袖、長裙曳地的宮廷仕女。其實,在可考證的史料之中,關於中國服飾的記載可上溯到七千年前的三皇五帝時代。《易經》中有「黃帝作冕旒」的文字,而後自商周至秦漢,隋唐至宋明。從三領曲裾到直裾,從上衣下裳到襦裙大袖,以及褙子半臂等等,種類繁多、千變萬化,不是三言兩語所能涵蓋。

左圖:《柳下曉妝圖》陳崇光 右圖:《雍正妃行樂圖》佚名

漢服——可以說是最早的成體系的中國服飾。漢朝崇尚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於是依照天圓地方的理念製作出曲裾,圓形袖身古樸而圓潤,猶如鐘鼎般飽滿,漸窄的衣襟纏繞腰間,莊重而內斂。至唐朝開元盛世,有修長大氣的齊胸襦裙,薄如蟬翼的絲綢大袖衫,步履間搖曳生姿。宋代崇尚儒家理學,因而宋代的服裝顏色素雅,襦裙束腰,保守而精緻。明代手工業興起,民間服飾更注重裝飾性,碎布拼接的水田衣和錦繡布條精心縫製成的鳳尾裙風行一時。

與此同時,崇尚自然人體美的歐洲人,一直都在突出曲線上做功夫。今天的內衣就是從中古歐洲女士的緊身胸衣發展而來的。當時傳統的胸衣是一層棉布襯裏,一層羊毛內襯,再是表布。羊毛層裏裹著襯骨,前面一排金屬搭扣固定,背後兩排金屬眼,用布帶穿插其間。收緊時,將身體勒的越緊越好,這樣勾勒出來的細腰和豐潤上身,配上蓬鬆的大擺裙,就是標準的歐洲美女樣式了。

如今在服裝行業依然採用的立體裁剪,也是歐洲人的發明。大家疊衣服的時候會發現,一件洋裝是無法完全攤平的,總是會有凹凸。這是因為西洋服裝的製作從一開始為了完全符合人體曲線,就採用把布裹放在人身上,哪裏多出來就剪掉,哪裏不夠就加,然後把一塊塊布片縫合在一起的方法,後來這種製作方法被稱作立體裁剪。西洋衣服不怕縫多,開片越多越容易合身,同時工藝也會越複雜。就中世紀的緊身胸衣而言,動輒三層每層十片加鯨鬚定型;下身則是層層疊疊的裙撐和花邊,也同樣以塑造曲線和立體感為目的。

說到製作工藝,東方的含蓄內斂,不露內秀也同樣可以體現在服飾上。漢服基本是直線裁剪,打開放平多是方正平整的T字,穿在身上不會貼身,卻在行走坐臥之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氣度和風情。而自漢代曲裾的開始,無論是唐代的寬袍大袖還是明代的水田衣、鳳尾裙,「天圓地方」的理念一直在被延續。流傳最久的褙子便是中通外直,後背中線總是有一道縫合線被稱作「通天達地」,有喻天人合一。這種大氣端莊的著裝文化,不僅在中國流傳了千年,也對亞洲其它國家的服飾,如韓國的韓服和日本的和服影響深遠。

左圖:唐朝,大袖衫,夏服 右圖:明朝,直裾大袖衫禮服

如今,服飾已成為影響全球經濟文化的時尚產業,每年動輒數十億、上百億美元的銷售額,說明人們對於美麗衣著的追求在千年的時光中從未改變。那所謂時尚究竟是甚麼?在時尚之都巴黎採訪時,筆者曾做過調查,不同階層和年齡的人居然給出了驚人相似的答案,時尚——就是穿在身上感覺舒服,自己喜歡。是啊,無論風起雲湧的時尚行業如何去炒作流行概念,如何將服飾包裝成前衛的藝術,服飾首先是一層熨貼著我們身體的保護,更是我們精神世界的外在表現。當我們欣賞著兩千年前那意境清雅、氣度非凡的漢服時,我們的腳步會在裙裾的飄逸中愈發顯得堅定輕快,我們的心靈會在無拘無束的空間中得到釋放。真正的時尚,不會在時光的洗刷下褪去永恆的光彩;而對於服飾的美麗追求,也不應被任何光怪陸離的表象而改變方向。我們期待著,屬於中華民族的古老瑰寶,能在當今時代依然給人們以諸多啟示,能幫助我們尋找到「衣」的真正魅力所在。

相關文章

自公司成立以來,聖路易斯的工廠就在同一地點。 其紅色屋頂由古斯塔夫·埃菲爾設計,他也曾在埃菲爾鐵塔和自由女神像上工作。

水晶傳奇

一座地處法國邊陲的小村莊,在過往的四百年裏,製作出了令法國和英國國王都為之讚歎傾倒的精美水晶,這背後又有著怎樣不為人知的傳奇故事呢?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