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關於美

傾聽三位不同領域的專業人士對美各抒己見。

無論是前往博物館或者畫廊,還是路過商店的櫥窗,亦或是觀賞一部電影或者戲劇,這些每日的所見所聞都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們對於美的定義和理解。而對於一些從事與美息息相關職業的專業人士來說,他們不僅是美的被動欣賞者和接受者,還更需要將自身對美的理解和表達傳遞給他人,並希望能帶去善意的信息和正面的能量。本期《品位》我們採訪了三位不同背景的專業人士,他們分別是:來自荷蘭的Vanderven東方藝術館館長、歷史學家Floris van der Ven,葡萄牙工業設計師、雕塑家、Gabriel Tan設計工作室創辦者Gabriel Tan,美國堪薩斯城Asiatica精品店創辦者,時尚設計師Elizabeth Wilson。請他們講述自己對美的理解和定義,以及他們是如何在工作和生活中創造美的。

歷史學家Floris van der Ven是荷蘭Vanderven東方藝術博物館的館長,專注於研究中國和日本的文物。

我們首先問個比較難回答的問題:甚麼是美?當我們說甚麼東西很美時,究竟指的是甚麼?

Floris van der Ven: 這確實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我認為美是當你被一件物品或畫作觸動的時刻,這種觸動是在你看到它時引發的,帶給你舒適、愉悅、溫暖的感覺。如果一件事物能創造這種情緒,我想那絕對就是美的。

但這是一種很主觀的體驗,不是嗎?觸發一個人情緒的因素可能不會以相同的方式觸發另一個人。

Gabriel Tan: 我認為美的某些特定元素是普世的,情感是美的一方面。當然不同的教育和經歷讓人們對這種普世美的感受也會有變化。我認為這是一個人們感受到美的起點,隨著開始獲得不同的經歷和受到各種影響,可能這種最初的美的感念會開始改變。

這是一個有趣的理念——普世美,這樣的美確實存在嗎?

Elizabeth Wilson: 我一直在思考甚麼事物具有普世的美。如果想到日落、牡丹花、玫瑰或者美味佳餚,你會覺得它們很美。所以,有文化上美的事物,也有普遍意義上美的事物。我認為大多數人會感受到日落的美妙和花園的絢爛,應該沒有人完全感受不到這種美。

可以肯定的是,關於怎樣的事物是美的,其想法是隨時間改變的,對嗎?

Floris: 我是這樣認為的。這與你的成長和發展有關。你不得不努力去吸取(關於美的訊息),如果你停下來,就不會再有成長。當然,隨著年齡的增長,就像葡萄酒一樣,你會便成熟,口味變得更好。

這是另一個不好回答的問題:美的目的是甚麼? 為甚麼美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

Elizabeth: 因為美重申了這樣的事實,即生活中人們創造的某些東西可以帶來愉悅。如果只看到戰爭和貧困,並沉浸於在自己或他人的痛苦之中,從來不把自己的視線抬高一點,那就是生活在困頓不堪中。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要有博物館,有音樂會、大自然、散步、旅行,有各種各樣的方式讓自己沉浸在生活中的原因。

Elizabeth,您成功地將傳統的日本布料運用到西方設計中。您是如何平衡和融合截然不同的東、西方的美的?

Elizabeth: 這始於訓練有素的眼睛,我曾在全球各地觀賞過各種藝術品。我有機會旅行到亞洲,看那兒的藝術品,而大多數人都陷在自己狹窄的文化領域中。無論你是歷史學家、地理學家、藝術家,還是音樂家,知識會帶給你更廣闊的視野,使你從狹窄的視野中脫穎而出。

您是否正在為工作而積極尋找美的「更廣闊視野」?

Elizabeth: 這就像在餐廳點餐。首先你要選餐廳,然後看菜單,看看是否有吸引你的東西。當我去博物館時,我不會僅去中國展區,我想甚麼都看看。我想看看伊斯蘭陶瓷,想看古典雕塑,想看美洲印第安人[藝術品]。我想把它們吸收進去,放入我的腦海中。

葡萄牙工業設計師、雕塑家Gabriel Tan創辦了自己的同名設計工作室。

Gabriel,您在從事工業設計,如:家具、陶瓷和日用品,這樣實用性的物品如何才能變美呢?

Gabriel: 功能與美不應彼此分離,那是一種舊的思維方式。當一件事物很漂亮時,它會具有一定的情感品質和體驗品質,這是在設計一件產品、一個空間時也要考慮的。如果因為處於某個空間或使用某個物品而產生一種更好的情緒狀態,那麼你工作生活中的狀態也將更佳,這顯然是功能性的一種表現。

在當下這個時代,美是否還依然重要?與疫苗、經濟等其它問題一樣重要嗎?

Elizabeth: 我認為人性不會改變,但對事物的認知會改變。美是許多人生活的組成部分,知識也存在其中。如果沒有專家來教您如何看待美,或幫助您自己發現美,那這些知識很快就會消失。

Gabriel: 我認為對於更多人來說,美將變得越來越重要。看一下基本需求的層次結構,過去人們只關心功能,任何美的東西都被認為是輕浮的,或者是負擔不起的奢侈品,但現在人們對於物品需求的標準已經提高了。而且人的生活空間越小,他們實際可以擁有的物品數量就更少得多,就真的需要好好策劃,那所有東西都必須既實用又美觀。

Floris: 美不會終結,它將永遠持續下去。我們生活在一個黑暗的時期,我認為在相對黑暗的時候,許多美反倒會創造出來,並被加強。它們可以在一邊生長,隨時地生長。也許人們認為美不會誕生在黑暗中,但我認為可以,它會在每個不同的時刻出現。

這個故事出自《Magnifissance》105期

相關文章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