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綠葉上繡出的花朵

當最質樸的材質樹葉與最精緻的手工藝刺繡融為一體,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便在一針一線的交織之間緊密起來。

作為一名手工藝藝術家,Hillary Waters Fayle從大自然中汲取靈感,將色彩鮮豔的刺繡縫製在了各種樹木的葉片之上,在質樸與精緻之間取得了獨具創意的平衡。從繁複的幾何圖案到精緻的花朵,這些用針線描繪出的裝飾讓樹葉的生命得到了昇華,在化腐朽為神奇的同時,也體現出了工藝與自然結合之美。

Hillary目前生活在美國弗吉尼亞州,是弗吉尼亞聯邦大學工藝/材料研究系的助理教授,兼纖維領域的負責人。多年的專業鑽研讓她有一雙比尋常人對材料更敏銳的眼睛,總能從自家周圍各類植物上找到想要的材料,讓它們變身成藝術創作的「平台」和「畫布」。她的作品有時會採用單片的樹葉,有時也會通過刺繡將多片樹葉排列在一起,一幅幅別具匠心又充滿自然人文氣息的精美作品,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藝術館、畫廊,以及私人收藏家前來收藏。本期《品位》我們很高興地請Hillary來為大家講述一下她西方式的「天人合一」的創作理念,以及她的作品中所蘊含的藝術與植物、與自然之間的關係。

Hillary Waters Fayle的作品

您甚麼時候開始使用樹葉、羽毛和其它自然元素來進行藝術創作的?是一直都在這樣做還是逐漸萌生出的靈感?

我一直對自然和天然材料感興趣。小時候我可以坐在那裏看貝殼或岩石看幾個小時,我一直想更多地了解周圍的事物。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開始製作藝術品,但我也並不總是使用天然材料。我之前還真沒想過可以做這種藝術品,更不知道怎麼做。

我曾作為交換生前往英國曼徹斯特學習紡織。學習結束後,我回到了紐約州的鄉下。我在一個兒童夏令營裏做了一份暑期工作,這個夏令營的主題是了解自然和保育環境。有一天,我抬頭看著我頭頂上的一棵橡樹,琢磨是否可以用它的樹葉做刺繡。然後我就去嘗試了,結果成功了!剛開始時做得不是太好,但還是做出來了。當我開始深入思考這件事時,我意識到這是一種將人與自然聯繫在一起的方式。

我喜歡用這些低調的天然材質來呈現那些古老的技藝,我覺得我做的藝術是在闡述我對人與自然關係的理解。自然材質是很完美的媒介,做出來的作品會很美,但過程中要有尊重和理解。

使用花瓣和樹葉等精緻的自然材質應該很困難吧!您如何做到在上面進行複雜的刺繡,又不弄壞它們?

樹葉的壽命是短暫的,但它們的柔韌性比看起來要強。將材料發揮至超出我們尋常的理解,這似乎有點不可思議,但我喜歡在我的作品中做到這一點。耐心無疑是重要的,我記得大學時有個朋友告訴我:慢工出細活。當我處理這些材料時,有時我會聽到他的聲音,告訴我放慢速度。我其實是個喜歡快的人,所以做起來並不那麼容易。手上要輕柔,知道怎樣的力道是合適的,不會撕裂葉片和花瓣,這是要經過很長一段時間後才能培養出的感覺。我總是讓自己盡力去專注,不過有時也會聽有聲讀物和播客,這能幫助我坐下來,連續做幾個小時的創作。

您的設計過程是怎樣的?構思是否基於葉片的自然形狀和線條?

當然,樹葉是獨特的,要考慮某些限制條件,例如:可以切成多細的線條,可以打多少個孔,葉脈的結構等。我從收集葉子時就開始構思,一般會從一棵植物上收集儘可能多的葉子。然後帶回我的工作室,再確定要做甚麼。每片葉子都是不同的,我會區分對待它們。在開始刺繡之前,我通常會在葉子背面畫出我要繡製的東西。我既使用新鮮的葉子,也使用壓乾的葉子,這取決於是何種植物或想要多快用到它們。刺繡完成後,我會再壓乾葉片一次,讓水分均勻充份地釋放出來,這有助於保存。

Hillary Waters Fayle的作品

您的作品有非常美麗的質感,這種質感是如何影響您的作品創作的?

作為一個對織物藝術有深刻理解和研究的人,我可以確定地說,質感和紋理對於我們體驗物品(尤其是紡織品)來說極為重要。在一件物品上添加一些紋理或增強其自然的紋理都會改變我們對它的印象。紋理可以改變光在物品表面的折射,可以使物品變得有吸引力或者令人反感,可以使其感到熟悉或陌生。在我的植物作品創作中,並不太需要考慮紋理,但是在紡織品製作過程中,紋理是必須要考慮的。

曾有學者研究自然界中一些特定的圖形和比例結構,稱之為「神聖幾何」,在您的作品中也可以看到類似的概念,能為我們介紹一下嗎?

首先,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我認為神聖幾何的概念是一種內涵深刻的結構,它將一切(所有生物)與地球連接,幾乎所有事物(如果你仔細觀察的話),其中都具有潛在的幾何結構,很像是生命本質的設計藍圖。世界上有無數的形狀和圖案,但它們的細微變化使我們所知的生活具有令人難以置信的多樣性。對我而言,對它們的思考是在數學與靈性之間架起一座橋樑。我覺得靈性是一種聯繫和對聯繫的認知,不一定以任何特定的宗教或儀式為基礎。我非常喜歡探索和思考特定形狀的含義和象徵意義,以及它們組合在一起的方式。對我來說,這些想法深藏在人類的意識中,並出現在全世界各類的藝術和設計中(無論是否神聖)。

使用自然設計元素對您產生了怎樣的影響?對觀賞者有甚麼影響呢?

我使用這些材料是因為我對它們有深刻的尊重和敬意,同時,我也發現它們是如此有趣和獨一無二,充滿了獨特的美。葉片是「自然」概念的象徵,是可以無限生長的東西,但它們現在被認為是理所當然存在的,我覺得這是一種「植物盲」。樹葉絕對是一種令人難以置信的存在,我努力通過我的作品來扭轉它們被無視的狀態。我希望這項工作可以讓人們放慢腳步,思考一下葉片的意義:它可以用來做甚麼,可能代表著甚麼,與大自然和諧共處是一件多麼美麗的事。這種用最原始的材料和最簡單工具所進行的創造是具有某種力量的。我希望我在作品中所呈現的是奇妙與美好,能令人為之一振。當我們放慢腳步,潛心行事,張開雙眼去認真觀察周圍時,試想我們的生活中又會有多少新的可能呢。

Hillary Waters Fayle的作品

相關文章

It seems we can't find what you're looking for.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