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歐洲童話走進東方傳說的女孩

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topShenyun Dance Yili

從歐洲童話走進東方傳說的女孩

她是一個在德國長大的中國女孩,童年時的農場和球場曾經是她快樂的源泉。而媽媽不經意的一句話,卻讓她和中國古典舞結下了不解之緣。

去年3月,美國神韻藝術團在柏林為期三天的演出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來自德國主流社會的各界人士,被表現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的純善純美的表演深深折服,各種讚譽之聲紛至沓來。當一天的演出圓滿結束,疲憊的演員們回到了下榻的酒店休息,酣然入睡之時,酒店的火警突然響了起來。一位舞蹈演員被尖嘯的鈴聲吵醒了,她睜開眼睛看了看周圍,迷迷糊糊地念叨著,「噢,原來是火警啊!」隨即一歪頭又睡了過去。

此時,這位在火警響起時異常「淡定」的女孩,正呵呵地笑著為我們講述那段有驚無險的經歷。她是依麗,神韻藝術團的舞蹈演員,那天的演出是她第一次回到自己故鄉德國的舞臺上,酒店裏的火警在她感覺更像是歡迎遠方遊子歸來的迎賓曲。「好在早上起來後發現,原來那晚不是真的火警。」也許是回到家鄉演出,心裏格外親切和踏實吧!依麗根本沒想過危險會來臨,屋外慌亂奔逃的人們也未對她造成影響。

格林童話裏的中國女孩

依麗一歲時從中國移居到了德國慕尼黑,在這座以啤酒、水晶製品和寶馬汽車而聞名於世的歐洲大都市,她像西方孩子一樣長大,熱愛運動,也喜歡讀童話故事。「和其他女孩一樣,我喜歡那些美麗的童話故事,也喜歡那些皇家風格的建築和物品,像英國的白金漢宮。不過,我可沒幻想自己是個公主。我在慕尼黑的一個農場長大,我的周圍都是馬呀、牛呀。」

自然純樸的環境造就了依麗直率純真的性格,也讓她的童年可以在開闊的天地裏自由馳騁。「我喜歡運動,一放學我就會去踢足球,或者和爸爸打籃球,我還學過騎馬、打網球和潛水。」除去運動,依麗說自己還很喜歡畫畫,儘管從未學習過,但她拿起一張紙、一枝筆就可以畫,她甚至在做夢時都夢到過自己在畫畫。當我們問起她為甚麼不去學畫時,依麗說她的媽媽總是送她去學習和音樂、舞蹈相關的課程,她學過長笛和唱歌,還練過芭蕾。這也許是作為一位母親的直覺吧!在依麗走上專業舞蹈演員的道路之後,才意識到自己的媽媽是多麼有先見之明。

Shenyun Dance Yili
「從那以後,我不再畏懼疼痛,我知道只有承受過去,我才會進步。」—— 依麗,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丽。攝影 Larry Dai

意料之外的舞蹈之路

一次,依麗和媽媽一起去觀看了美國神韻藝術團在德國的演出。正當依麗沉浸在舞臺上精彩絕倫的中國古典舞的表演之中時,媽媽突然說了一句:「妳為甚麼不去試一下呢?」依麗一愣神,然後想:對啊!要是自己將來也可以在舞臺上表演這樣美麗的舞蹈,那又該是多麼幸福的事。回到家,她就把自己的資料發給了位於紐約的「飛天藝術學院」,想去那裏學習中國古典舞。

沒想到的是,依麗很快收到了答覆。老師說,依麗看上去有些瘦,但可以讓她試一下。這時,依麗才意識到,自己將要成為一位舞蹈專業的學生了,而且是在千里之外的美國。時間已不容得她多想,依麗收拾行裝離開了自己熟悉的農場,儘管有些膽怯、有些忐忑,但陌生的新世界還是讓她充滿了期待。不久的將來,也許她就可以像那些「神韻」的舞蹈演員們一樣,如童話中的「仙子」般在舞臺上翩翩起舞了。

可來到紐約之後,依麗一下子傻了眼,在德國長大的她既不會說英語,也不會說漢語。望著學校裏一張張陌生的面孔,她覺得自己從來沒這麼無助過。「我本來就是個害羞的人,周圍的人又聽不懂我在說甚麼,我就更不知所措了。別人說話時我只能猜,然後,點頭或者搖頭。大家開始都以為我很高傲,不願跟人交流,差不多一個月後才知道原來是語言問題。」現在想起那頭一個月,依麗還是覺得很難過,好在知道她的難處之後,老師同學都熱心地幫助她,讓她很快適應了美國的生活。而她的舞蹈之路也正式拉開了帷幕。

痛苦帶來的成長

語言的問題還沒解決,另一個困難又擺在了依麗面前。「我的柔韌性不好,腿和腰都不夠軟,一壓就會很疼,當時覺得特別苦,甚至都想回家了。」但與此同時,另一種力量又讓她說服自己無論如何要堅持下去。「我在跳舞時的感覺太好了,就像自己在做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我會在心裏感激上天讓我有跳舞的機會。」

可柔韌性是一個舞蹈演員必備的素質,為了能繼續學習自己熱愛的舞蹈,依麗開始了艱苦的訓練,同學也會在課餘時間幫她壓腿,可惜一直收效不大,這讓依麗更加沮喪。直到有一天,來幫她壓腿的同學沒有聽懂她的示意,在她要求停止時,還依然往下壓。依麗感到自己的腿似乎被壓傷了,她大叫起來,同學才趕緊停下手。「可當我起來活動了一下之後,發現自己的腿沒有受傷,就繼續練習。一練發現,腿居然軟多了。我這才明白原來之前是自己太怕疼,太怕受傷了。這樣小心翼翼地在自己感到安全的範圍裏練習,當然不會有甚麼突破。從那以後,我不再畏懼疼痛,我知道只有承受過去,我才會進步。現在回想起來,我真的很感激這次意外的經歷。」

在征服了成長的痛苦之後,依麗的舞蹈生涯也終如破繭而出的美麗蝴蝶般,展翅飛翔在了更為廣闊的舞臺上。

Shenyun Dance Yili
「從那以後,我不再畏懼疼痛,我知道只有承受過去,我才會進步。」 —— 依麗,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丽。攝影 Larry Dai

歷史故事中的中國韻味

2013年,依麗第一次入選了神韻藝術團並參加了全球巡演,她終於如願以償地成為了舞臺上翩翩起舞的「仙女」們的一員,為世界各地的人們送去了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的非凡神韻。

「我從小在西方長大,在來到紐約學跳中國古典舞之前,我對中國的文化並沒有太多瞭解。當我開始學習中國的歷史和文化之後,我發現了許多東西方文化之間的不同。東方的文化有許多內涵的東西,很難去描述和揣摩,而西方的文化就比較直白。」依麗還以自己學習過的芭蕾和中國古典舞做例子,比較了兩者的不同。

「芭蕾是一個個標準的動作,優雅規範,但可供發揮的空間就比較小。相比之下,中國古典舞的表現空間大得多,不光動作豐富,細節也多,每個人對這些微妙的細節都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和詮釋,還可以加上自己的技巧特點。我偏好把動作做得輕巧和歡快,因為這就是我跳舞時內心的感覺,好像所有煩惱都被拋到了九霄雲外一樣。」

生長在德國農場的依麗,對於舞蹈的喜愛之情來得直接簡單,她曾像看待足球和騎馬一樣看待舞蹈,單純地享受著身體在運動時的自由和舒展。那些別人看來很需要勇氣的翻騰動作,在她完全是駕輕就熟。但隨著深入地學習中國古典舞,她發現自己用這種簡單的理解方式,已經越來越應付不了中國古典舞那豐富細膩的內涵。

「我不明白為甚麼同一個動作,別人會做成另外一個樣子。我試著去做同樣的動作,老師就說我做得不對。剛開始,我只能仔細地觀察,然後模仿別人。在學習了一些中國的歷史,讀了一些傳說和神話故事之後,我開始瞭解到中國的文化是甚麼樣子,中國的古人是甚麼樣子,我才明白了為甚麼中國古典舞的動作要那樣做。」中國古典舞中蘊涵著諸多中國傳統文化的思想精髓,例如,像太極一般圓轉不息的動作銜接;欲左先右,欲上先下的如水一般內斂的運力方式;更有中國古代女子溫婉賢淑的儀態和男子頂天立地的浩然正氣。這些都讓依麗驚歎不已,她為自己祖先留下的輝煌燦爛的文化而感到自豪,並不斷將自己對中國文化的體悟浸潤到了舞蹈表演中。

依麗告訴我們,在浩如煙海的中國歷史故事和傳說中,她最喜歡《梁祝》。2013年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世界中國古典舞舞蹈大賽」中,她的參賽舞蹈也正是《書苑英台》。祝英台假扮男孩子去上學的特立獨行和俏皮大膽讓依麗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而回想起自己從德國千里迢迢來到美國學舞的經歷,她同樣覺得太不可思議了。她說,自己是個很簡單的人,只希望每天能安靜地讀一會兒書,寫點東西,過得開開心心的。她從未想過自己會站在世界各地最好的舞臺上翩翩起舞,如今她所經歷的這一切正是她所能想像到的,全世界最幸福的事。

攝影 Larry Dai

相關文章

舞韻釋美

作為中國歷史上四大美女之一,貂蟬的故事經常在舞臺上被演繹,黃悅作為領舞出演神韻藝術團的舞劇,她又賦予了這個角色怎樣的內涵呢?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