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Norlha

牛絨臧歌

在每日古老的儀式中進行自我的修行,用更純淨的身心,編織出最溫暖柔軟的氂牛絨。

氂牛是西藏特有的動物,上千年來為牧民提供著肉類、奶製品等食物和製作服裝、帳篷的面料,還可以運載貨物,有「高原之舟」的美稱。每年夏天,氂牛褪去冬季為禦寒而長出的絨毛,這些灰白色的毛團飄落在草叢和灌木上,很難梳理利用,藏民也就任由它們自生自滅了。

2004年,一位22歲的美國姑娘德清和母親一起來到西藏,那時她的夢想是成為一名電影人,為熱愛和精通紡織的母親拍攝一部尋找高原神秘織物的視頻。經過一番試驗,德清的母親發現氂牛絨是一種極佳的紡織材料,可惜之前從未被外界發現和瞭解。一番思量後,德清決定留在西藏研究氂牛絨織物,她在2007年拿著父母東拼西湊的一筆錢,在西藏甘南創立了諾樂(Norlha)氂牛絨製品公司,這是有史以來第一間在青藏高原上織造氂牛絨的工坊。

「氂牛絨如果處理得當,並且肯花時間採用正確的工藝去加工,會變成一種不可思議的纖維。這些氂牛在高原上吃的是各種珍稀植物,其中的營養成份會輸送到它們的毛髮和奶汁中,讓毛變得非常柔軟、保暖和耐用。」但把氂牛絨變成頂級紡織品並非易事,牛絨的纖維只有三、四厘米長,直徑不到20微米,還有天然的不規則彎曲,讓紡線和紡織面料的時候很難保持質地均勻。更況且諾樂剛成立時,當地人並不相信一個美國人會長期留下,都不願來德清的工坊工作。她換上當地人的裝束,每天奔波在各個村落間。德清的堅韌和信仰最終幫她克服了生活上的艱苦和周圍的質疑。「我是一名藏傳佛教徒,不是那種形式上的,而是從思想深處接受教化。這讓我得以認識和接受周圍的存在,調節自己的心理去變得更幸福、更滿足。」

諾樂所在的仁多瑪村有230戶牧民,飼養了六千頭氂牛和兩萬隻綿羊,這裏的居民信奉藏傳佛教,世代在高原上過著質樸單純的生活。德清的工坊僱用了約120名牧民,許多人在之前就會用古老的紡車和織布機紡線織布。來到諾樂後,工藝要求提高到了國際奢侈品牌的標準,但對他們的日常生活來說,一切似乎也沒有甚麼大的改變。

每天清晨,德清會和工人一起前往寺廟。這是當地人都遵守的儀式,德清很享受圍著靜謐寺廟行走的感覺,她會在這時反思自己,排除雜念,然後新的一天就可以在更純淨的身心狀態中開始。「你一出門就會看到從老到少都去寺廟,這是一種氛圍。當你從一個更廣闊的視角去看待世界,會發現那些煩惱瑣事似乎沒甚麼大不了。」早上大家要在佛像前供奉清水,水代表心,心要像水一樣潔淨清明,方能開啟智慧。到了夜晚,藏民又會以前往寺廟作為一天的終結。晚上固定的儀式是把杯中的水倒出來,可飲用,也可噴灑到各處,祈求平安吉祥。水倒出後,供水杯要倒扣回原處,切忌不可杯口朝上,用空置的容器來供奉神佛是不敬的行為。做完這些,一天的生活就畫上了句號。

「我們的理念是,不求多,但求經久耐用。知道這件物品源於何處,如何誕生。真正珍重它、呵護它,讓它陪伴您的終生,甚至傳給您的子孫,這才是傳統的理念。」

「我們一直在努力修行。」德清說:「嘗試放下自我,放下困擾,做些不是為了自己的事。」儘管在德清的幫助下,當地藏民的生活條件好了許多,但在都市人眼中,不完善的基礎設施,加上惡劣的氣候和自然環境,青藏高原的生活依然是荒涼而清苦的。不過當地人的臉上總掛著發自內心的笑容,每天在寺廟誠心完成的禮佛儀式,幫助他們找到內心的平靜和安穩,讓他們停下來去,從信仰中汲取靈性和提升自我。

來到諾樂工坊,你會看到整排的老式紡車在工人手工推轉下,緩慢勻速地轉動著。這些紡工紡線時並不靠眼睛判斷毛線是否粗細均勻,而是靠長期養成的手感和經驗。有時一條氂牛絨披肩需要八位熟練的工人合作完成,有時會由一位工人獨自完成,需要耗費一百天以上。「我們的理念是,不求多,但求經久耐用。知道這件物品源於何處,如何誕生。真正珍重它、呵護它,讓它陪伴您的終生,甚至傳給您的子孫,這才是傳統的理念。」

這個故事出自《Magnifissance》103期

相關文章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