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人生

訪臺灣柴燒大師田承泰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分享在 email
分享在 twitter

在田承泰四十多歲的時候,日子過得並不順利,生意場上不怎麼成功,在他喜歡的藝術領域也沒做出甚麼名堂。有一天,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曾很喜歡的陶器,便對太太說:「我可不可以做做陶藝看。」太太陳羽蓮鼓勵他說:「一包陶土很便宜,也就幾百塊,燒成陶就可以值三千、三萬,甚至三十萬。不過,你有能力辦到嗎?」田承泰回答說:「沒問題,我辦得到。給我六年時間,我會做的很好。」

六年時光裏,田承泰在太太陳羽蓮的支持下,研發燒製出了在現代幾乎失傳的柴燒陶器,成為著名的柴燒大師。 攝影 Ady Zhuang

潛心鑽研灰釉

當初,許多朋友聽說田承泰人到中年突然要開始「玩陶藝」,紛紛跑來勸他。這也難怪,田承泰計劃研究的灰釉,在當時臺灣很少有人涉足。

儘管那時家中的經濟並不寬裕,但相信丈夫能力的田太太還是拿出了兩萬塊給田承泰做學費,又在離孩子們學校不遠的地方開了一間手工服裝店,做生意養家和照看孩子兩不誤,還順便賣些陶藝品幫丈夫了解市場行情。這間小店也成了此後六年中,全家唯一的收入來源。

田太太哀嘆道:「他是不懂商業經營的。」眼中隨即又流露出了一絲笑意。「但我告訴他,這兩萬塊他以後一定要N倍地還我。」也許是因為來自太太的壓力,當然更因為性格中那從不服輸、永遠追求完美的特質,田承泰從一開始就將自己的作品定位在了最高端。「我要做小眾的東西,不想去開工廠那樣生產。」

既然已下定決心,那就選擇勇往直前。田承泰開始去研究各種木材燒成的灰,在調製成釉料之後,抹在陶器表面會呈現怎樣的燒製效果。灰釉的製作過程非常複雜,先要把品類各異的木材燒成灰,再過篩。然後,再洗去其中的鹼份,至少要洗九次,直到灰燼完全沒有滑膩感為止,之後晾乾。做釉料時要加入水和少量陶土,調成粘稠狀,才可附著在泥坯表面。不同的木材和不同的陶土,燒製出的效果會完全不同。

若要查看全部內容請點此訂閱,謝謝!(若已訂閱,請登錄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分享在 email
分享在 twitter

Inspired by Ancient Wisdom

探尋經典之美

shenyun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