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通訊

Newsletter

東西交會 光耀歷史

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東西交會 光耀歷史

不知出於甚麼機緣,中國大清的康熙皇帝和法國國王路易十四這一對君王的交會能有如此完美的鏡像,它賦予了歐洲和中國探尋彼此、提升彼此的歷史契機,也映照出東西文明中那交相輝映的一面。

有兩位英明的君王,一位生活在古老悠遠的東方帝國,一位生活在大步邁入現代文明的歐洲。他們對彼此的仰慕,他們之間交換的禮物、書冊和花卉種籽,以及在他們之間搭起一座橋梁的傳教士,這一切共同演繹出一段神話般的歷史。

此時,在歐洲法國,那是伏爾泰稱之為路易十四的時代。路易十四擁有歐洲親王的貴族血統,在法國確立起至高無上的地位。他披上鎧甲開疆闢土,使法國以嶄新的面貌躍上了歷史舞台。他一手打造了文化法國,把高雅的風格、成熟的法語傳遍歐洲,並把早期的古典科學傳入俄國和中國。路易十四的時代匯聚著推動人類思想的天才,萊布尼茲、伏爾泰、莫里哀等文學家、哲學家在此時期活躍在法國社會的各個階層。他建立的法蘭西藝術學院、文學院、科學院為各國所效仿,推動了後來歐洲洶湧澎湃的新思潮,把歐洲帶入新的文明里程。

左圖:凡爾賽宮(維基百科 右圖:故宮(維基百科)

在地球另一端,龐大的中央帝國是當時歐洲人口和疆域的近兩倍,統御這一東方帝國的是康熙大帝。他兼有女真努爾哈赤、蒙古成吉思汗和中原大地漢族的高貴血統。文武雙全,騎在快馬上左右開弓、例無虛發。在南書房中,他苦學不倦,熟讀儒道經典,並留下涉獵廣博的著述如《幾暇格物編》和大量詩詞。康熙年間所編的《康熙字典》、《全唐詩》、《古今圖書集成》等大部叢書成為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另外,他還懂樂理,會彈奏漢、滿多種樂器。更難得的是,作為一位帝王,康熙在御田中親自躬耕,培育了一年兩獲的御稻米,改善了長江兩岸的稻米收成。傳教士巴多明寫道:「這位君主是許多世紀中才能見到一位的非凡人物之一。」

就是這樣兩位與日月同輝的偉大君王,在歷史的安排下奇妙地交會了。1684年,著名的歐洲傳教士南懷仁(Ferdinand Verbiest)囑托比利時的傳教士柏應理(Philippe Couplet)赴法國,敦請路易十四派遣傳教士作為使節出訪中國。和柏應理同行去說服路易十四的是一名早期來到歐洲的中國青年沈福宗。來到法國,沈福宗贈送給路易十四《論語》、《大學》、《中庸》的拉丁文譯本,在凡爾賽宮表演了書法、展示中國絲畫,並講述了漢字的特色。這位中國人優雅的衣冠、端莊的言談舉止令法國人驚歎不已,他帶來的中國文化猶如打開了一扇窗,讓法國人遙遙地看見了古老帝國的豐饒風采。

左圖:白晉著作《中國現況圖像》中的康熙時代文官(維基百科)右圖:孔子的著作及生平,Prospero Intorcetta著,1687年出版。(維基百科)

路易十四當即決定派遣傳教士去中國,正如法蘭西把自己的文化政治果實與歐洲各國分享一樣,這位個性華麗的國王認為送傳教士、渾天儀給中華帝國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情。1685年,洪若翰(Jean de Fontaney)、白晉(Joachim Bouvet)、張誠(Gerbillon Jean Franois)等幾位後來都有了中國名字的歐洲傳教士,攜帶數十箱科學儀器,乘坐「飛鳥號」從布勒斯特港(Brest)啟程。歷經海路、陸路的波折,一行五人終於在三年後抵達中國京城。當時,三十多歲的康熙命來自法國的使者坐在御座兩旁,為他講訴路易十四的生平事蹟,並聽得饒有興味。在治理朝政之餘,他讓白晉、張誠每天入宮,用剛學會的滿文給他講授數學、幾何、天文、靜力學和樂理。此時的紫禁城內塞滿了各種漂亮神氣的天文儀器、雙筒望遠鏡、角尺、繪圖儀器、八音盒等西洋儀器。

很快地,隨著對西方科學認識的不斷加深,康熙越來越感到它的重要性。他決定效仿路易十四的法國科學院,在中國也建立一所類似的學館。1693年,康熙命白晉為中國特使赴法,去物色更多博學多才的傳教士來中國。四年後,白晉等人抵達法國,引起了極大的轟動,他們帶來一箱箱貴重的中國皇帝饋贈的奇珍異品和四十九冊珍貴的漢文典籍。而在路易十四回贈給康熙的禮品中,有一幅他自己的油畫像。當這幅畫像被帶回中國,據說康熙目不轉睛地望著畫中的路易十四,懷想著這位和自己一樣幼年登基,處於遙遠西方的君主。

這時,各國傳教士撰寫的關於中國風土人情的書籍,以及來自遠方帝國的一船船華美的貨物早已引起了歐洲人對中華帝國的深深迷戀。當路易十四身穿中國袍服,坐著轎子來到名為「中國皇帝」的新年筵會時,歐洲的18世紀自此拉開帷幕。從絲綢、茶葉到杯盞、家具,在整整一百年間,「中國風」成為歐洲貴族最大的時髦。對於17、18世紀的歐洲人,青花瓷瓶上的東方人是優雅的極致,大氣的中國屏風、空靈的中國庭院喚醒了另一種美感,另一種生活。

左圖:中國瓷器 右圖:西洋繪畫儀器(國立故宮博物院)

在精神層面上,傳教士對中國典籍文獻的大量譯本激發了歐洲的新思潮。這是在文藝復興之後,正在告別中世紀蒙昧的歐洲,他們急於想建立一種新的文明秩序。在世界另一端的東方帝國所帶來的建立在哲學思想之上的古老文明,讓歐洲人為之傾倒。在法律上,對於中國當時複查審核死刑案的制度,令歐洲人感懷中國皇帝的仁慈。在懇求康熙頒給天主教傳教令的過程中,傳教士們親眼見證了中國的皇帝是如何聽取朝臣們的意見,而不是恣意孤行。此外,相對於當時王權、貴族、教廷特權高漲,世襲貴族制弊病叢生的歐洲,中國的選賢任能、科舉等制度也深受歐洲啟蒙學者的贊賞。這些法律和教育制度無一不顯示了這古老文明值得尊重效仿的理性和公平。

隨著康熙大帝與路易十四這兩位偉大君王間的惺惺相惜和交流溝通,東西方燦爛的文明也強烈地吸引著彼此。西方的古典科學與東方的古老哲學,終於在這特殊時期從它的發源地到了地球另一端的世界。

左圖: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康熙帝便裝寫字像》 右圖:路易十四

西方科學到東方

康熙年間到中國的傳教士,最標誌性的形象便是身著清廷欽差大臣衣袍立在渾天儀旁。歐洲領先一步的天文、數學、物理、化學等科學知識如魔法一樣吸引著年輕的康熙皇帝。早在年少時,康熙對天文的興趣就已展露。傳教士南懷仁(Ferdinand Verbiest)在自己的一封信上述說了他隨康熙出巡的景象:「夜空明澈,皇帝看著半圓的天穹,叫我用漢語和我的母語把主要的星座講給他聽,以此表明他對自然科學知識的興趣由來已久。」

在傳教士們的悉心指導下,康熙對數學、天文的研究遠遠超出了普通愛好者的水平。他用象限儀觀測太陽子午線的高度、以天文環來測定時辰。他還在第三次南巡時登上黃河堤岸,用水平儀探測水位高低,親自發現了治水大臣們疏忽了的河水倒灌入洪澤湖的現象。一位精通幾何、數理、天文的中國皇帝,在今天看來是那麼不可思議。不過,康熙皇帝卻是如飢似渴地在吸收著這些來自西方的科學文化,他甚至去了解了西方的君主制度,並開始把這些來自異國的文明整理傳播出去。

渾天儀旁穿欽差大臣衣袍的耶穌會傳教士。左起依次為利瑪竇、湯若望、南懷仁。

他命人把《窮理學》、《幾何原本》、《欽定骼體全錄》等涉及多學科的書籍譯成滿文。又令皇三子胤祉在暢春園成立被譽為當時「中國皇家科學院」的「蒙養齋算學館」,館中匯聚一流漢滿天文學家和數學家從事天文觀測和數理研究,並編纂浩大的《律歷淵源》,耗時十年。他親自教授皇子們,並在宮中開設自然科學講筵,向九卿、大學士講授天文歷法、算學、樂律,並多次令國子監挑選官學生去欽天監學習算學和自然科學。優秀學生被留在欽天監,參與編纂《歷像考成》、《儀像考成》等浩繁的書籍,並被派去遠方考察製作地圖。

自此,天朝出現了身穿欽差大臣袍服,佩戴十字架、長髯高鼻深目的西洋人。每天天不亮,他們便從遙遠的住所動身入養心殿為皇帝講授西方科學知識。他們的長久付出,在1692年終於得到了回報,經過在大臣之間的斡旋後,康熙頒布了天主教赦令,也就是給予天主教在中國的合法地位。和歐洲無休止的宗教爭端相比,這位中國皇帝寬廣的胸懷在歐洲受到了各方的讚譽。

東方哲學到西方

與此同時,儘管傳教士們執著地懷抱著自己的精神信仰,希冀去拯救遠方的芸芸眾生,可當他們來到這個神奇古老的國度,卻發現原來這裏的人有自己對這世界乃至生命與宇宙的獨特詮釋。傳教士們發現沒有西方地圖和儀器的中國人,一直在從另一個角度窺視天穹和地理,他們得到的答案是如此深不可測,以至於讓任何先進的技術和儀器都自慚形穢。在老子、孔子的思想中,對於天道與自然的尊重與理性深深地征服了歐洲人。

在儒家經典《論語》的第一本拉丁文譯本序中,柏應理(Philippe Couplet)寫道:「在沒有神的啟示下,人類的理性從來沒有顯得如此完善,從未擁有過如此強大的力量。」十六、十七世紀的歐洲一直陷在各派宗教的競爭角力及紛紛攘攘的宗教戰爭中,來自東方帝國平和的充滿人情味的哲學思想,受到了極大的欽羨和重視。

德國的著名哲學家、科學家,被譽為十七世紀亞里士多德的戈特弗里德.威廉.萊布尼茨(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在這個時期也成為了中國文化的忠實擁躉。他直言不諱地說到:「鑒於我們目前面對的空前的道德沒落,似乎有必要請中國的傳教士到歐洲給我們傳授自然神學並付之於實踐,就像我們的傳教士向他們傳授啟示神學一樣。」對他來說,歐洲和亞洲之間的相互理解融合,是造福全人類的最佳途徑。他悉心研究儒家、宋明理學典籍及《易經》,在其中尋找和基督教啟示神學互補的東方智慧。不僅如此,他還把自己發明的,並在伏羲的八卦中得到印證的二進制算法,請白晉(Joachim Bouvet)呈給喜歡數學的康熙,並寫信要求加入中國國籍,以表達他對中國的敬意。

在中國人所實踐的道德感中,萊布尼茲看見了一種自然宗教。他說:「我們才需要來自中國的傳教士。」

對於人類文明和人類自身,這時歐洲的學者們懷有崇高而謙遜的理想。在法國思想家、哲學家伏爾泰(Voltaire)眼中,中國獨特的道德科學「是最重要的科學」,中國官員所展現的「禮貌和尊嚴是歐洲最機敏的權臣所不及的」。「雖然在自然科學發展上中國不及歐洲,然而在四千年前,當我們還不能閱讀時,中國人已經知道了全部我們現在拿來炫耀的東西了。」「當您以哲學家身分去了解世界時,首先要把目光朝向東方,東方是一切文化的搖籃,東方給予了西方一切。」

從利瑪竇(Matteo Ricci)開始,在傳教士們近一百年的艱苦耕耘後,中國的人文思想終於深入了歐洲人的心靈視野。大量出版的中國典籍文獻使巴黎成為漢學之都。1814年,法蘭西科學院創立漢學講座,關於中國的研究正式進入西方學術界。不能否認,一部份啟蒙學者對中國文化的認知不免有所偏頗和誤導。然而萊布尼茨和伏爾泰對於東西文明之間互補的看法非常誠懇且切中西方社會的弊病,他們用公正而不乏理想色彩的角度,來理解中國人遵從天意與自然的哲學思想和道德傳統,希望以此把人類領向更完善、更美好的生存道路。

左圖:《幾何原本》內利瑪竇與徐光啟的插圖 右圖:北京古觀象臺

當我們回望這一場歷史的交會,不得不讚歎這是一個神話般的時代。驕傲的東西方文明從未如此接近,也從未如此充滿了對彼此的憧憬。也不知是出於甚麼機緣,康熙和路易十四這兩位君王,英明地成就了人類對於改善自身、完善自身的美好願望,賦予了歐洲和中國探尋彼此、提升彼此的歷史契機。

相關文章

自公司成立以來,聖路易斯的工廠就在同一地點。 其紅色屋頂由古斯塔夫·埃菲爾設計,他也曾在埃菲爾鐵塔和自由女神像上工作。

水晶傳奇

一座地處法國邊陲的小村莊,在過往的四百年裏,製作出了令法國和英國國王都為之讚歎傾倒的精美水晶,這背後又有著怎樣不為人知的傳奇故事呢?

瓊樓如奇

可曾記得金庸筆下不食人間煙火的奇女子小龍女?與冰雪為伴,潛心修行,成就不染一絲塵埃的絕代風華。那令人無限嚮往的玉潔冰清的世界,如今只與你一步之遙。踏入這道神奇之門,通向一個奇幻之旅,超脫塵世繁雜,進入透明世界,冷卻煩躁心情,一眼看徹層層世界,做一日仙人,自在逍遙!

舌燦蓮花

從領舞演員到主持人,來自美國神韻藝術團的周璽知在弘揚中國神傳文化的道路上,又開始了全新的征程。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