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最美麗的樂器

它是巴赫最喜愛的樂器;當莫扎特成為一名音樂神童時,也在演奏這種樂器。而現在,一件這樣的樂器正華麗地放置在我們的面前,展示著它美麗的芳容。

金箔在它黑色的漆製面板上閃閃發光,精巧細小的撥針正時刻準備去撥動那懸浮在裝飾華麗的巨大木板上的琴弦,木板上繪製的精美花鳥畫會被藝術畫廊們爭相收藏。這就是大鍵琴,曾在十六至十八世紀風行西歐的鍵盤樂器。望著它,我們彷彿穿越了時空,遇見了一位身著舊時褶邊襯衫,佩戴著古香古色飾品,優雅又容光煥發的女歌唱家。當她開口演唱時,那滿載著久遠記憶的歌聲,似是喚醒了人們關於音樂的每一次心跳與悸動。

當「她」一曲唱罷,隨著那繞樑的餘音慢慢散去,我們又重新回到了這處位於西溫哥華、已被Craig Tomlinson翻新成古典樂器博物館的大廳裏。卻發現自己竟不經意間端正起了儀態,就像剛剛從一處18世紀70年代的巴黎沙龍走出來,腦中縈繞著愉悅滿足的感受,被邀請赴約來到這樣一個溫馨雅緻的聚會中,真是多麼榮幸的事啊!

當古典遭遇古典——中式風格裝飾的大鍵琴

17世紀中期,當第一艘從中國返航的商船緩緩駛進了法國的港口,與它一同到來的,還有那來自遙遠東方的裝飾藝術。Chinoiserie——這個在此後上百年裏讓整個西歐為之如癡如醉的專用詞彙,即帶有中式風格的裝飾藝術,是如此的充滿異域情調,如此的精緻典雅、美麗非凡。面對著眼前令人難以置信的美,歐洲人對中式風格物品的渴望變得無法遏制,漫長的海上運輸過程越來越難以滿足市場的龐大需求。為了解決這種供需的矛盾,歐洲工匠們開始夜以繼日的仿製中式風格的各類物品,這其中也包括當時頗受歡迎的樂器。

第一次遇到Craig時,他就為我們展示了一些製作於那個時代的樂器照片。照片上是一臺造於1786年的中式裝飾風格大鍵琴。由當年的巴黎名匠Pascal Taskin及其工坊製作,現陳列於英國倫敦的Victoria Albert博物館。「它堪稱是有史以來裝飾最華麗的一架大鍵琴,」 Craig為我們介紹說,「它是無與倫比的。」而Craig手中拿的這一沓照片,正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記錄該大鍵琴裝飾細節的圖片。在該絕世佳作被放進玻璃櫃隔離起來之前,Craig是最後被允許親密接觸它的訪客之一。

由Pascal Taskin於1786年製造的中式風格大鍵琴。摄影 Craig Tomlinson

這架名垂青史的大鍵琴尺寸小巧,似乎孩子的手才能彈奏。據史學家推測,它可能是為一位身材嬌小的法國Choiseul公爵夫人製作的;或是法國王后Marie Antoinette為她當時8歲的女兒Marie Therese訂製的。我們不知道這位洋娃娃般的公爵夫人是否心裏充滿了對遙遠東方的憧憬;Marie Antoinette王后在那個年代是否也成為了中式裝飾風格的粉絲。但我們要感謝她們,正是她們的中國夢,讓今天的我們看到如此美不勝收的藝術品。

Craig告訴我們,大多數大鍵琴,甚至是那些裝飾非常考究和華麗的大鍵琴,靠近牆壁也就是背對觀眾的一側,通常也是沒有裝飾的。但這一架卻是例外,它的每一面都被裝飾上了精美的鎏金浮雕。上面表現的場景更是豐富多彩:身著精美長袍的中國人舉起了手中可愛的嬰兒;餵食和逗弄有著美麗羽毛的鳥兒;或是在演奏那些古老的中國樂器。這些溫馨又充滿生活氣息的場景,被歐洲的藝術家們用誇張的比例來彰顯出夢幻般的意境,比方那些巨大的艷麗花朵比人還要高出許多,配合鮮艷又不乏雅緻的中式色調,能感受到那時的西方人對東方國度充滿浪漫主義與理想化的嚮往。

這架大鍵琴上標注有Taskin的商標,但他並不是參與製作該樂器的唯一大師級工匠。當時的歐洲社會,各行業都在強大行會的管控之下,鑄造師、鍍金師、木匠及畫家都不允許跨行作業。Taskin借助分包商來完成自己工坊無法製作的部份。Craig說:「琴蓋、琴架以及大鍵琴其它部份的繪畫,分別是由不同工匠完成的。」

當古典遭遇現代——Craig Tomlinson再現中式裝飾風格大鍵琴

在那架舉世聞名的大鍵琴誕生的二百零二年後(1988年),Craig製造了一架全新的中式裝飾風格大鍵琴。儘管當年的行會早已不復存在,但他還是幸運地找到了一個長期固定的分包商——他的母親。

左图:Olga Komavitch-Tomlinson正在為一台大鍵琴描繪中式風格裝飾。右上:在品質最高的樂器中,德國雲杉音板厚度必須精確到一毫米的十分之一。右下:粘貼金箔的工序原先只能由一位行會成員勝任。而現在則今非昔比。摄影 Craig Tomlinson

Craig的母親Olga Komavitch-Tomlinson告訴我們,與Craig合作是非常美妙的經歷。因為,他製作出了這麼美麗的樂器,為之付出了很多的努力。這位自豪的母親,在六十多年前從安大略藝術學院(Ontario College of Art)畢業之後,從未放下過手中的畫筆。

1988年起,為了在Craig製作的大鍵琴上描繪那些中式藝術風格畫作,Olga開始從傳統的歐洲中式藝術作品和正宗的東方藝術中汲取營養,並將兩者的特色融合起來。「我願意去追溯那些傳統的中式風格藝術,這對我來說新鮮又陌生,非常令人興奮。」Olga說,「我看過幾本參考書,除此之外也沒有甚麼其它的資料了。我非常急切的想知道,這些藝術品到底是如何完成的?」

「中式風格起源於異想天開的歐洲人對於充滿異域風情的、令人陶醉的中國美學的演繹與詮釋。」設計師Ann Getty說。左圖為1786年製造的中式風格大鍵琴的細節描寫;右圖為1988年製造的中式風格大鍵琴的細節描寫。摄影 左: Craig Tomlinson 右:Hugh Zhao

今年,Olga再次得到了展示她研究成果的機會。一位香港出生的加拿大人委託他們母子製造一架裝飾有地道中式藝術風格的樂器。這是1988年之後,他們接到的第一個此類訂單。目前,籌備工作正在緊鑼密鼓地展開。

望著摩拳擦掌的母子二人,我們不禁好奇地想像著,那些比例誇張的充滿奇幻色彩的花鳥人物會重現世間嗎?那些曾經在碼頭上剛落地便被巴黎人搶購一空的中式風格藝術品,是否會再次登上歷史的舞臺,重燃世人的熱情?也許,答案就在不遠的前方等待我們了。

相關文章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