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一世界 日本花道的前世今生

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Ikebana-Toshiro-Kawase

一花一世界 日本花道的前世今生

“我的足跡遍佈山野,在尋尋覓覓中,發現那些被鳥啄蟲蛀、風雨侵蝕、瀕臨枯萎等生死隨緣的花草,比美麗綻放的花朵更加引人入勝,感覺心靈之窗被開啟。正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真正體會到插花的喜悅。”這是日本池坊派花道大師川瀨敏郎說過的一段話。

川瀨敏郎的插花藝術最講究順其自然,在他的手中任何物品都可以作為花器,任何草木都可以作為花枝。一截枯枝、一叢竹葉、兩朵不知名的待放花苞,置於銅缽、陶瓶、木罐中,恰如水墨畫中那寥寥的數筆,勾畫出的是對人生、自然與天地的思考。從他的作品中,人們可以感受到,這是一位內心敏感,對生命充滿了熱情的人,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從一草一枝中展示出世間造化的神奇,並將自己靈魂也由此提升到了一個更清遠幽靜的境界。

Ikebana-Toshiro-Kawase
在川瀨敏郎的作品中花器與花本身一樣重要,是作品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與西方插花藝術的濃墨重彩不同,日本的花道更強調素淨的線條美,不追求花的絢爛與嬌艷,但求自然的野趣與簡樸。在日本,花道與茶道有著近乎等同的地位,最早源於中國隋朝的佛堂供花。傳到日本後,因地理、國情等發生了一些變化,並產生了各種流派。各流派的特色雖各有千秋,但基點都是相通的,那就是天、地、人三位一體的和諧統一。以三條線作為基本格式,最高的一枝為天,也是整體花束的基礎;最低的一枝為地;中間的一枝為人,力求均衡和比例統一的造型美,充分體現出“天人合一、寧靜致遠”。這種思想,貫穿於花道的禮儀、行止和修習之中,影響著插花技藝的形製、色彩和意境。

Ikebana-Toshiro-Kawase
川瀨敏郎的作品常常讓人聯想到大自然的四季交替,如圖中綠色的楓葉和鳶尾花讓人聯想到春天的清新氣息。

“整個宇宙都包含在一朵花中。”川瀨敏郎虔誠的如自言自語般說到。在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之後,他用一年的時間每天在網上更新一件插花作品,最終彙編成一本精美圖鑒《一日一花》。366個作品野趣中充滿了寧靜和雅致,不著痕跡地傳達花的自然之素淨,在“空”和“寂”中給人一種生命的啟示和希望。

也許成為一名花道大師,是一場終極一生的修行,但作為表達情感和思想的插花藝術卻並非遙不可及,高高在上。以川瀨敏郎為代表的插花大師帶給我們的真正啟示是,任何植物,任何容器都可用來插花,任何人都可以完成一件插花作品。只要用手中素材的線條、顏色、形態和質感,來達成靜、雅、美、真、和等美好的思想寓意,便可實現花道的道義。

Ikebana Toshiro Kawase
川瀨敏郎的作品不僅會用到花朵,圖中的金黃的柑橘和樹葉帶來了濃郁的秋之韻。

在這個特殊的春季裏,讓我們在不確定的等待中,為自己和家人呈現一件插花作品,從中體味和汲取大自然那生生不息的頑強與堅定。以下這些照片來自當今三位最著名的日本花道大師:川瀨敏郎,平間磨理夫和西山英彥。讓我們共同欣賞吧!

Ikenaba-Nishiyama
西山英彥在一截竹筒中植入了一株野菊花,簡單的作品充滿了對生命與自然的讚美。
Ikenaba-Nishiyama
西山英彥的作品中,一簇小花如生長在石頭上,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已經綻放,像是在探討凝固的永恆與不斷流淌的時間變幻之間的哲學命題。
Ikenaba-Himara-Mario
平間磨理夫的作品有著更為奔放的構圖和明艷的色彩,卻同樣不乏傳統的東方美學與哲學意境,如中國水墨畫中的潑墨寫意。

選擇一件適合的花器

Alexandra Nilasdotter Groupshot
Silo Vase By Alexandra Nilasdotter
GhostWares_BudVaseM_Sage
Sage Bud Vase M
NOUSAKU SORORI VASE BLACKISH BROWN
Nousaku Sorori Vase Blackish Brown

相關文章

自公司成立以來,聖路易斯的工廠就在同一地點。 其紅色屋頂由古斯塔夫·埃菲爾設計,他也曾在埃菲爾鐵塔和自由女神像上工作。

水晶傳奇

一座地處法國邊陲的小村莊,在過往的四百年裏,製作出了令法國和英國國王都為之讚歎傾倒的精美水晶,這背後又有著怎樣不為人知的傳奇故事呢?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