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動心弦的小提琴家查理·西姆

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Violinist-Charlie-Siem

撥動心弦的小提琴家查理·西姆

查理·西姆是當下最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之一,也是許多時尚大牌青睞的代言人。他將古典藝術視為永恆的追求,滋養著自身,也深深打動著他人。

「每個人都希望被真誠地打動, 每個人都希望能有強烈的感受,這是人類本質上的東西,而音樂的抽象性讓它更具有這樣的力量。如果我演奏貝多芬,那是比我更強大的力量。當我演奏的好時,我會成為一個連接聽眾的通道,將這種體驗傳遞給他們。」

三十年前,一個英國小男孩在家中玩耍,突然聽到收音機裏傳出了一首樂曲。男孩安靜了下來,在認真傾聽了一會兒之後,他對媽媽說:「我要演奏這個,我要自己演奏出這樣的聲音。」

如今,當年的小男孩早已是一位高大英俊的紳士型男,同時也成為了全球最知名的小提琴家之一——查理.西姆,曾與倫敦交響樂團、莫斯科愛樂樂團、捷克國家交響樂團和皇家愛樂樂團合作。更不出意外地成為了許多時尚大牌的寵兒,阿瑪尼、香奈兒、迪奧、登喜路、雨果波士都曾邀請過他做代言人,這恐怕是許多時尚界超級名模都難望其項背的成績。

Violinist-Charlie-Siem
古典小提琴家查理.西姆與他的名琴瓜奈里小提琴,由意大利傳奇製琴師安德烈.瓜奈里1735年製。照片提供由 Charlie Siem

命中註定的相遇

查理三歲時從收音機裏聽到的樂曲,是貝多芬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作於1806年,是貝多芬唯一的小提琴協奏曲作品。這首樂曲旋律柔美、格調高雅、規模宏大,被譽為小提琴協奏曲之王。當年查理的媽媽在吃驚之餘,很快帶他去見了一位音樂治療師。「一位老太太住在一個老式公寓裏,她有一個有趣的客廳。」查理回憶說,地板上隨意擺放著各種樂器,他一個一個地去嘗試,鼓、鈸、長笛,還有小提琴。「我反應最強烈的絕對是小提琴。」

這一切仿佛是命中註定,後來查理長大了,得知自己挪威父親的先祖就曾是一位十九世紀的傳奇小提琴演奏家,名字叫做Ole Bull。「Ole Bull是一位真正的特立獨行者,他自學了小提琴並創造了自己的演奏方式。他是位即興演奏家,絕對是個傳奇人物。」

當年,這位「維京人」音樂家乘坐著自己的訂製的馬車周遊世界,馬車上裝飾著各種王室貴族們贈予他的珍寶。查理延續了先祖的榮耀,他曾在Ole Bull位於挪威海岸畔童話般的城堡裏舉辦過音樂會,以此紀念他的家族和故鄉挪威的文化遺產。「我欣賞那些活在當下並對生活充滿熱情的人。」查理自豪又感慨地說。

做自己的導師

從三歲到如今,三十多年來,查理一直將不斷攀升自己的小提琴技藝當成生活中唯一的重點。他曾就讀過伊頓公學、劍橋大學等名校,又進入倫敦皇家音樂學院深造。「我很幸運,能在很小的時候就接觸古典音樂,並深入鑽研。事實上,這是我的生活方式——日復一日地努力練習,磨練我的技藝。這讓我能登上世界各地的舞臺,這種生活帶給我深切的體會和意義,我別無所求了。」這個過程對天賦傑出的查理來說,也是艱辛的。

查理認為小提琴和其它古典藝術都需要一直堅持與付出,正如每天勤耕不輟的雕刻家、畫家和莎士比亞戲劇演員。「這都像是在構建一座軍械庫,讓自己迎接舞臺上的挑戰。」查理強調他演奏中的內在元素,那是對他毅力的真正考驗,像是一種精神修行。「生活取決於你的經歷,以及你在其中的成長。長期堅持做一件事是一種很好的精神修行,讓你知道你是誰,你的極限和如何打破這些極限。」

需要這種努力與堅韌的根本原因是,「古典藝術有著悠久的歷史,它有非常嚴格的要求,如果想達到一定的水平,是沒有捷徑的。」查理曾師從小提琴大師什洛莫.敏茨,但他認為自己和先祖Ole Bull一樣。「我從來沒有真正的導師,我從很多人那裏汲取靈感。但從本質上講,我覺得我的學習過程只是在觀摩。我就像海綿一樣,可以從自己所處的環境中獲取最大的收益。」在觀摩別人的同時,查理也在不停地審視著自己,同時不斷質疑自己、挑戰自己。「你必須深入自己的內心,在實現目標的過程中,必須奮鬥,非常努力並且承受很多痛苦。」

Violinist-Charlie-Siem
查理俊朗的外形,古典優雅的氣質,讓他成為許多奢侈品牌的寵兒,阿瑪尼、香奈兒都曾邀請他做代言人。攝影 Gilles-Marie

期待已久的重逢

今年是偉大音樂家貝多芬誕辰250週年,查理將在世界各地,如:土耳其、挪威和黎巴嫩等地演奏貝多芬的《小提琴協奏曲》,正是這首曲子讓當年三歲的他拿起了小提琴,並再也沒有放下。不過,如果你認為小查理真的兌現了自己的話,一直在演奏這首協奏曲,那結果恐怕會讓你大跌眼鏡。在查理的音樂生涯中,他一直都在迴避演奏這首協奏曲。「它對我來說太純潔和重要了,我覺得我真的應付不來。我不想做不好,讓自己寄予的厚望破滅」

然而就在今年,查理決定突破這層心障,因為他意識到自己可能永遠都不會達到自己所認為的準備好的狀態。「你永遠不可能對任何事做好萬全的準備,你只需全心投入去做,就可以達成。」貝多芬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以交響樂開篇,定義了第一樂章,在僅僅演奏了四個音符之後,「一剎那,像是一股電流通過我的全身,我進入了不同的思想世界,不同的維度。當我終於開始演奏這首曲子時,那種與它產生的共鳴幾乎是壓倒性的,我從未如此全身心地感受到一首樂曲。」

查理說,小提琴協奏曲在很多方面都很能代表貝多芬的特色,直接、收放自如的和音。「它是如此有力、動人、充滿英雄主義,悲喜交集。它呈現了我全部的生活,我的經歷,所有我人生中能想象的全部都在這一首曲子中了。」貝多芬在演奏中以一絲不苟而著稱,他甚至會去注意小提琴演奏者是如何將琴弓放在琴弦上的,需要準確的角度和力度,以及他需要的音量的漸強漸弱。而對查理來說,這種精準度還不是最大的挑戰。「我最大的挑戰就是找到音樂與我個人的聯繫,而不是試圖複製我所聽到的,這是真正讓我產生共鳴的部份。」

「這會是一項終極一生的挑戰,這是一場與他人分享的我個人的內心旅程。」查理繼續說:「每個人都希想能有強烈的感受,這是人類本質上的東西,而音樂的抽象性讓它具有了這樣的力量。如果我演奏貝多芬的曲子,它擁有比我更強大的力量,如果我演奏的好,我會成為一個連接聽眾的通道,將這種力量傳遞給他們。」

在走過了三十年之後,查理終於又回到他三歲時與這首樂曲結緣的一刻,所有的過往,所有的感受如洶湧的波濤般向他湧來,再通過他和他手中的小提琴,傳遞給世界各地的觀眾。「在走過這麼多年後,我成了今天的我。突然之間,這就成為了現實,這首樂曲對定義我這個人來說非常重要。當我在舞臺上演奏它時,我看到了我自己,我一直以來的樣子。」

相關文章

舞韻釋美

作為中國歷史上四大美女之一,貂蟬的故事經常在舞臺上被演繹,黃悅作為領舞出演神韻藝術團的舞劇,她又賦予了這個角色怎樣的內涵呢?

完美的謝幕

二十四年前,一位中國女孩走出了多倫多機場。加拿大國家芭蕾舞學校的人正在等她,他們手中舉的牌子上沒有字,只畫著一雙芭蕾舞鞋。
top_culture_chinese-charactor

漢字的故事

世界上所有的文化遺產和傳承中,沒有任何東西比人類語言更重要。而所有現有語言中,漢字流傳最為久遠。在今天世界上大部分書寫語言中,漢字這種圖象文字是獨一無二的。有些古代書寫系統也是使用圖象,如埃及象形文字和美索不達米亞的楔形文字。但它們早在兩千年前就已經消失了。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