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通訊

Newsletter

一花一世界

分享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pinterest

一花一世界

花道與茶道和香道並稱日本三雅道,是以美熏陶身心的藝術,是探尋自然與生命真諦的精神修行。

「當我插花時,我的心是空的,我會感到一種空靈。不過,有時雜念會干擾到我,讓我失去這種狀態。」

日本的花道(ikebana)源於中國隋朝的佛堂供花,在佛教傳入日本不久之後,插花也開始流傳,最初僅在寺廟中盛行。至十五世紀,京都池坊花藝成立第一所花道學校,插花藝術逐漸從宗教儀式走入了世俗生活,成為貴族和士人們修身養性的一種方式。與西方插花藝術的富麗多姿,突出鮮花本身不同,日本的花道更強調素淨的線條美,不追求花的絢爛與嬌艷,但求自然的野趣與簡樸,用簡潔靜雅的造型和深邃悠遠的意境,表達出插花者對自然與生命的思考。

越加是高深的花道大師,越講求作品中的道意。他們的日常生活宛若僧侶,深居簡出,每日沉浸在與花和自然的對話之中。生活在京都的Hayato Nishiyama便是這些大師中的一位,他開了一間安靜的花店,每天大部份時間都是在尋找插花的素材和潛心插花中度過的。

初看簡單,花道中實則每一個元素的安排都有深意。

「我喜歡一件作品中只用一朵花。」Hayato說:「這會幫助人們集中精神,集中去發現一個個體的美。」Hayato的專注是在日積月累的插花創作中自然養成的,而非為了追求好的結果,刻意為之。他的許多令人難忘的作品都是在這樣淡然平靜的過程中,於雙手間悄然誕生。

在Hayato看來,插花真正的動人之處,是在視覺之外的。「不是在看花,而是觸摸花。」他一直鼓勵學習插花的人,要去觸摸、去感受。「對於我來說,通過花來觸摸自然是重要的,即使它們看起來並不特別。」也許初學者無法像Hayato那樣敏銳地感知到手中花朵枝葉的生命和情感,但可以去學習,比如嘗試擁抱一棵大樹,你會感到它在活著,有它自己的經歷和故事,它是獨一無二的。

初看簡單,花道中實則每一個元素的安排都有深意。

Hayato的插花生涯是在這樣走近自然,觸摸自然的過程中,一點點展開的,他與植物的情感聯繫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加強,正如一位畫家深諳色調才能繪製出栩栩如生的畫作,演奏者熟知樂器特性才能演奏出美妙的樂曲,只有了解植物,才可能用它們創造出令人讚歎的藝術品。「我能感覺到今年的植物生命力格外旺盛,它們正在傾盡所有力量存活下去,沒有多少人能意識到這些。」

插花的生命是短暫的,離開了大地,植物幾天時間便會枯萎。這濃縮的生命歷程,恰好是人生輪迴的寫照,如一部影片上演著不同時期生命的不同狀態。身為插花師的Hayato每天都在感受和記錄著他手中植物的生命歷程,再將它們轉述給觀賞者。他會花費許多時間前往附近的山林,在那裏尋找插花的素材。

當找到合適的材料之後,Hayato會回到他的花店裏,坐在地上,只用一把剪刀修剪那些植物,再把它們安放在某個容器中。過程看似簡單,卻也正因簡單而更需深厚的積澱和底蘊。日本花道的基點是天、地、人的統一,以三種高度作為基本格式,最高的一枝為天,也是整體造型的核心,最低的一枝為地,中間的為人,同時這三者也可以代表過去、現在和將來。

花盆的選擇同花本身同樣重要,是構成整體景觀不可忽略的部份。

Hayato的插花風格相對比較自由。「當我插花時,我的心是空的,我會感到一種空靈。不過,有時雜念會干擾到我,讓我失去這種狀態。」心不靜,作品就會有體現,但Hayato並不強求去消除這些心境波動造成的痕跡。身處凡俗世間,誰都難免會被俗事侵擾,這樣真實的體現有時也能和觀者引起共鳴,可以提醒彼此,也可以以此共勉。

日本花道大師川瀨敏郎曾說:「整個宇宙都包含在一朵花中。」在Hayato的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同樣的理念:「一棵植物的生與死像是連接著天與地,值得我們去領悟。」從學生時代便愛上了花道,後又鑽研多年,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對於Hayato來說,成為一名花道大師是一場終極一生的修行,他的情感和思想不著痕跡地在花中生長,美麗綻放,也許只有短暫幾日,卻帶給人生命的啟示和希望。

相關文章

加入我們的新聞通訊

Suggested Searches

瀏覽類別